《鹊桥仙》主人翁:伺妾?单相思?女粉丝?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秦少游的一阙《鹊桥仙》千古以来不知道倾倒了多少痴情男女。然而,如此唯美的句子到底是为何人而作?谁又是戴着这顶情歌皇冠的幸福女人呢?多少年来,这一直是诗词学界争论的焦点。


   昨天,秦观的家乡——扬州高邮召开了第六届全国秦少游学术研讨会,来自全国的业内专家汇聚一堂,畅叙秦观的生平及成就。其中,来自高邮的本土作家许伟忠一语惊人,对《鹊桥仙》中暗隐的女主人公作了三个大胆的猜想。


   猜想一


   写给19岁的伺妾边朝华


   “‘小楼连苑横空’的《水龙吟》楼东玉的,‘天外一钩残月,带三星’的《南歌子》则是为艺妓陶心儿创作的。在秦少游的词中,每一阙都有一个具体的对象,那么,这阙《鹊桥仙》又是写给谁的呢?”《悲情歌手秦少游评传》的作者、省作协会员许伟忠分析,《鹊桥仙》主人翁可能有三个可能。


   “最大的可能是写给他的侍妾边朝华的。”许伟忠介绍,秦少游45岁时,在其母的撮合下,19岁的边朝华成了他的侍妾,那时候的秦少游事业如日中天,再有如花美眷相陪,自是春风得意。


   许伟忠透露,在秦少游以前的词中,曾将边朝华比喻成织女。秦少游被贬官后,边朝华被遣,但秦少游对这段感情却一直刻骨铭心,念念不忘,“他们的分手并不是不爱,而是迫于外界的压力。边朝华后来不得不含着眼泪,在父亲的带领下离开了秦少游。”纯情美丽的边朝华一直是秦少游心头挥之不去的一个情结,在此背景下,“痴情而又才华横溢的秦少游完全有可能为她写下《鹊桥仙·七夕》,以作为对她的怀念。”


   猜想二


   “暗渡”揭示秦观单相思


   《鹊桥仙》的第二种可能是写给苏东坡的伺妾王朝云的。当时,秦少游在京城为官,经常出入苏家。王朝云是苏东坡最得意的女人,但凡他的学生一来,总让王出来跳舞伴唱。苏东坡甚至请秦少游为王朝云写了一首叫《南歌子》的词,而秦少游也不客气,在词中也充满了挑逗的口气。


   许伟忠介绍,王朝云的生日正好也是在七月初七这一天,苏东坡也曾在七夕王的生日之际写过一首诗给王朝云,在诗中称王是“织女”。


   许伟忠认为,从词本身理解,“暗渡”这一词正好体现了秦少游和王的这种关系,而秦很可能对王朝云是一种单相思的暗恋,或者说是柏拉图式的精神之恋。


   秦少游对王朝云充满了渴求却只能敬而远之,这种痛苦而玄妙的复杂情感,最终在《鹊桥仙》中得到了升华,“秦少游对王朝云的爱恋虽然无疾而终,但他却给我们留下了如此美丽动人的千古绝句。”


   猜想三


   女粉丝令秦观不能释怀


   许伟忠还提出了第三种可能,“《鹊桥仙》很可能是写给长沙女粉丝的。”许伟忠介绍,北宋末年,新旧党两派人物争权夺利,你方唱罢我登场,热闹得很,就连许多文人也卷入到这场无情的斗争中。在绍圣三年(1096年),新派人物又告秦少游“谒告、写佛书”等罪名,秦少游被贬到湖南郴州。


   长沙郊外,有一个艺妓姿容娇美,歌唱得特好,“生平酷爱少游词”,每得一篇就亲手抄录,反复咏唱。当她听说秦少游贬官郴州经过长沙时,这位艺妓终于见到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与秦少游分别后,她发誓一定洁身等待少游。此后一别数年,艺妓一直信守诺言,闭门谢客。秦死后,她身穿孝服,行程数百里,在少游棺前,殉情而亡。


   对这位艺妓,秦少游感念至深。据考证,秦少游传世不多的词中有好几首就是为她而作,如《木兰花秋容老尽芙蓉院》,写义娼为他没酒洗尘,弹筝佐饮,对义娼的风韵神态描绘得尤为传神;《青门饮·风起云间》写自己不忍辜负义娼“唯誓洁身以报”的痴情,辗转思念,长夜难眠;《阮郎归·潇湘门外水平铺》写与义娼挥泪饯别的场面,结句“人人尽道断肠初,那堪肠已无”被后人评价是“秦观泣血之语”。


   “如果是这样,少游的那阙《鹊桥仙》写给她也无可厚非。”许伟忠这样认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