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迁为何说孔子是“野合而生”?

孔子的思想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接受。当然,反对孔子的人也很多,有的是误解,有的是曲解,有的是故意不理解,有的是自己走得太偏了,所谓安身立命的本事就是反孔子,现在再掉头接受孔子思想已然来不及了,索性反到底。中国本土更多的是那些西方八手思想在中国变异所下的浑蛋,这些变异的蛋简称变蛋,“变蛋们”仍然不遗余力地、极其轻薄肤浅地攻击孔子。


司马迁一句“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史记·孔子世家》),让那些不相信中国历史、恨不得重写中国历史的“变蛋们”欢腾雀跃,以此诋毁羞辱孔子的身世。这些生于温暖产房、长于温柔之乡,却长了颗鸡贼脑袋的变蛋们,望古文而生今义,以为太史公所谓“野合”,就是他们现在的胡搞。
这个话题,对于稍微正常的人来说,都是个不必掰扯的事儿,这是个常识以下的事儿。但是,对于许多初次接触儒家知识的年轻人来说,解释一下,似乎是必要的——


其实,前人早就说过,司马迁所说的“野合”是有来历的——“今此云‘野合’者,盖谓梁纥老而徵在少,非当壮室初笄之礼,故云野合,谓不合礼仪。故论语云‘野哉由也’,又‘先进於礼乐,野人也’,皆言野者是不合礼耳。”又说:“男八月生齿,八岁毁齿,二八十六阳道通,八八六十四阳道绝。女七月生齿,七岁毁齿,二七十四阴道通,七七四十九阴道绝。婚姻过此者,皆为野合。故家语云“梁纥娶鲁施氏女,生九女,乃求婚於颜氏,颜氏有三女,小女徵在”。据此,婚过六十四矣。”


就是说孔子的父亲年龄“过六十四矣”,而与孔子年轻的母亲结合,是一对“非常男女”的结合,这种结合就是不合乎常规的“野合”,就像82岁的杨振宁娶28岁的翁帆一样,在古人看来就是“野合”。


变态的您对以上解释,还是不信,您可能怀疑以上解释是儒家子弟美化孔子的牵强之语,是先有了结论再为结论寻求证据的。行了,不跟你说这个。


去年今日,我陪同王鹏先生一行应邀参加孔子诞辰2560年的纪念活动,次日去拜谒孔子出生地尼山。在去尼山的路上,看着山峦起伏的景象,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孔子的父亲母亲如果真是像现代人所理解的野合的话,那就太猛了——孔子生日,换算成阳历,为9月28日,即今天所纪念的孔子圣诞日。我们算算:女子十月怀胎,实际上一般不足十月,就按9个月算,孔子母亲的受孕时间应当为阳历1月。请山东的朋友说说:这个时候的山东农村是什么天气?这个时候山东的山区是什么气温?再想想2560年前的山东农村是什么保暖条件?去年11月我又应邀去曲阜参加一个研讨会,当时已经是零下6、7度了。即便是过两个月,到来年元月,我看气温就是升也将山区的气温升不到零度以上。那么,在这样的气温里,不要说请孔子那年过“六十四”的父亲到野外去野合,就是请现代那些啥族穿着羽绒服、皮大衣到山区、到公园去体验一下你们所理解的“野合”你们干不干,你们干得了吗?


有关司马迁所说“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我没有认真细致考证过这个事儿,其实也用不着。按照情理和常识这么大概一推算,就知道司马迁所说的“野合”跟现代人所说的不是一回事儿。现代人所说的“野合”是电影《红高粱》中的那种,也是这部电影将这个词儿普及开来的。


其实,退到无处可退地说,就算是现代人所说的野合所生,又有啥关系?谁的祖先不是从树上走下来的?谁的祖先是穿好衣服化好妆生出来的?谁不是野人的后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