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方友小小说《女票》赏析

一场惊心动魄的柔情


——孙方友小小说《女票》赏析


王有国


 


孙方友的小小说创作深得中国古代小说的精髓,注重故事情节的生动曲折,通过故事来刻画人物。他的小小说讲述了一系列的传奇故事,塑造了众多的传奇人物。因而非常具有可读性。强烈的故事性构成了孙方友小小说的主要魅力。


《女票》就是一篇故事性很强的小小说。一个匪首绑了一个女票,因无人来赎票,准备撕票。但他手中的枪却犹豫不决,始终下不了手。原因是被女人的美貌(或者说是魅力)所吸引。一开篇故事就充满了悬念,读者的心被牢牢抓住,女票究竟能不能活命?作者欲擒故纵,不急着叙述故事,而是闲下笔来肆意铺排,玩散文笔法,以吊足读者的胃口,使悬念更悬。


  


  被绑的女人一脸冷漠,静静地望着前面的那个男人。她看到他又卸了枪,那枪被卸得七零八落,似一堆废铁。废铁在阳光下闪烁,显示出能吃人肉的骄傲。他用手“洗”着零件,眨眼间,那堆废铁又变成了一只“黑乌鸦”,在他的手中“扑扑棱棱”展翅欲飞,然后又被牢牢地攥住。


怎么还没听到枪响?芦苇荡的深处传来了故作惊诧的询问声。


  “头儿,舍不得那娘儿们就放了她嘛!”有人高喊。


  一片嬉闹声。


  他蹙了一下眉头,抬头望天。天空瓦蓝,白云如丝般轻轻地飘过,穹顶就显得无垠而辽阔。阳光在湖水里跳荡,堆银叠翠。芦苇摇曳,晃得人醉。那女人仍在盯着他。他看到女人那乌黑的秀发上沾满了芦花。白皙的脸冷漠无情,丰腴的胸高耸如峰。


 


后来,匪首终于被女人细嫩的大腿吸引,浑身窜火。他不准备打死女人,于是玩了个花招,让一颗子弹在弹槽里转动,结果有两种可能,空枪和实枪。他跟女人说:“这里面只有一颗子弹,如果你命大,赶上了空枪,我就娶你为妻。”


女人很轻蔑地望着匪首,然后悠然地闭了双目。


  


那时刻湖心的岛坡上很静,一只水鸟落在女人脚下,摇头晃脑地抖羽毛。芦苇丛里藏满了饥饿的眼睛,正朝这方窥视。


 


在这异常紧张的时刻作者还是不忘用一个小小的细节来烘托这种气氛。最后的结果是空枪。女人要求匪首再打一枪,匪首却信守诺言,要与女人成亲。想死不能的女人却要求也打匪首一枪,听凭命运的安排,如果也碰上空枪则甘愿给匪首做妻子。而匪首竟应允了女人的要求,觉得栽在这个女人的手下也不愧。也许是女人被匪首的信义感动,也许是匪首的一番话让她觉醒——有钱人玩女人如玩纸牌,决不会用重金赎你们的——她这个三姨太是没人来赎的。女人是真正被感动,他觉得这个匪首很男人,值得自己依靠一生的,于是她很快作出抉择,放下手中的枪,要匪首从今以后别再当土匪,与她一起过日子。最后,匪首答应了女人的要求,金盆洗手,辞别了众弟兄,带女人下了山。


全篇看似险象环生,实则有惊无险,是一场心理战术。匪首本来爱上女人,但面对的是一女票,又是刚烈强悍的女性,不报多大希望,因此欲按常规撕票,又犹豫不决。最后他的行为终于感动了女票。女票本来也不报生的希望,更不愿与匪首成亲,但最终被匪首的信义感动,而对自己这个三姨太的命运感到悲哀,觉得匪首是个值得爱的人,两颗心终于靠近,化干戈为玉帛,由原来的敌人变为一对有情人。


这篇小小说其实是写了一个爱情故事,是一段传奇的爱情。作者赞扬了人性的美。作者艺术手段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成功地运用悬念,叙述张弛有度,欲扬先抑,尽显情节的魅力。另外运用散文化的语言,优美而有特色,与内容和谐统一,增加了作品的艺术性。


 


附:


女票


孙方友


 


  他灵巧地玩弄着一支枪。


  那支德国造的小左轮如黑色的乌鸦在他的手里“扑棱”了一会儿,然后又被他紧紧地攥住。他下意识地吹了吹枪管儿,乜斜了一下不远处那个被绑的女人,咽了一口唾沫。


  “你一定不想死!”他说,“可是没办法!


  被绑的女人一脸冷漠,静静地望着前面的那个男人。她看到他又卸了枪,那枪被卸得七零八落,似一堆废铁。废铁在阳光下闪烁,显示出能吃人肉的骄傲。他用手“洗”着零件,眨眼间,那堆废铁又变成了一只“黑乌鸦”,在他的手中“扑扑棱棱”展翅欲飞,然后又被牢牢地攥住。


  怎么还没听到枪响?芦苇荡的深处传来了故作惊诧的询问声。


  “头儿,舍不得那娘儿们就放了她嘛!”有人高喊。


  一片嬉闹声。


  他蹙了一下眉头,抬头望天。天空瓦蓝,白云如丝般轻轻地飘过,穹顶就显得无垠而辽阔。阳光在湖水里跳荡,堆银叠翠。芦苇摇曳,晃得人醉。那女人仍在盯着他。他看到女人那乌黑的秀发上沾满了芦花。白皙的脸冷漠无情,丰腴的胸高耸如峰。


  他终于掏出一粒花生米大小的子弹,在口里含了含,对着阳光照了照,然后在掌心中撂了个高又稳稳地接住,:“这回就要看你的命了!


  他说着瞭了一眼那女人——正赶一阵小风掠过,女人的旗袍被轻轻撩起,裸露出细细嫩嫩的大腿。白色的光像是烫了他的双目,他禁不住打了个愣,觉得周身有火蹿出。


  “头儿正在想好事儿哩吧?”那边又传来了淫荡的呼啸声。


  女人看到他那刚毅的嘴角儿被面颊的颤动牵了一下,那张年轻的脸顿时变形。他终于举起了那支枪。那支枪的弹槽像个小圆滚儿,如蜂巢,能装十多粒子弹,弹槽滚儿可以倒转,往前需要扣动扳机。她看到他把那颗子弹装进了弹槽,“哗哗”地倒转了几圈儿,然后对她说,“这要看你的命了”!


  “这里面只有一颗子弹,如果你命大,赶上了空枪,我就娶你为妻。”他又说。


  她望着他,目光里透出轻蔑。


  “你知道,土匪是不绑女票的,女票不顶钱。有钱人玩女人如玩纸牌,决不会用重金赎你们的。”他说着举起了枪,突然又放了下去,接着说:“让你死个明白,我们绑你丈夫,没想弟兄们错绑了你。我们不是花匪,留不得女人扰人心。不过,若是我要娶你为妻,没人敢动的。但我又不想娶你这个有钱人的三姨太,所以这一切要由天定了!”说完,他又旋转了几下弹槽滚儿,才缓缓地举起了枪。


  女人悠然地闭了双目。


  那时刻湖心的岛坡上很静,一只水鸟落在女人脚下,摇头晃脑地抖羽毛。芦苇丛里藏满了饥饿的眼睛,正朝这方窥视。


  他一咬牙,扣动了扳机。


  是空枪!


  “求你再打一枪!”她望着他说。


  他摇了摇头,走过去说:“我说过了,只打一枪。你赶上了空枪,说明你命大,也说明咱俩有缘分。”


  她冷笑了一声,:“你想得很美呀!


  “你想怎么样?”他奇怪地问。


  “我想死死不了,也想认命。”她望了他一眼,松动了一下臂膀,拢了拢乱发回答。


  “怎么个认法?


  “我也打你一枪!


  他怔了,不相信地望着她,好一时,突然仰天大笑,:“够味儿,真他妈够味儿!怪不得陈佑衡那老儿喜欢你!我今日算是等到了对手,就是栽了也值得!”他说完便把枪撂给了她,然后又掏出了一粒“花生米”。


  她接过那粒子弹,装进了弹槽儿,然后,熟练地把弹槽滚儿旋转了几圈儿,对着他走了过去。


  她举起了枪,姿态优美。


  他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大哥,听说这女人可是枪法如神呀!”苇丛中的人齐声喊——声音里充满了担心和惊悸。


  她笑了笑,又转了一回弹槽滚儿,对他说:“如果是空枪,俺就依你!”说完,重新举起了小左轮。她的手有点儿抖,瞄了许久,突然,颓丧地放下了枪,好一时才说:“俺不认命了,只求你从今以后别再当匪,好生与俺过日子!


  他愕然,呆呆地望着她,像是在编织着一个梦幻。


  “你命不好,我愿意跟你去受罪。”她不知为什么眼里就闪出了泪花儿。


  他疑惑地走过去,接过那枪一看,惊呆如痴。


  “俺转了两次,可那子弹仍是对着枪管的!”她哭着说,“那时候,俺真想打死你,可一想你命这般苦,就有点儿可怜你了。你不知道,俺也是个苦命的人啊!


  他愤怒地扣动了扳机,枪声划破了寂静,苇湖内一片轰响。


  他颓丧地垂了手枪,对她说:“好,我听你的,带你去过穷日子!


  四周一片骚动,无数条汉子从芦苇中跑出来,跪在了他的面前,齐声呼叫:“头儿,您不能走呀!


  “今日能得鲍娘,也是我马方的造化!”他平静地说,“弟兄们,忘了我吧!


  有人带头掏钱,他和她的面前一片辉煌。他望着那片辉煌,跪下去作了个圆揖,哽咽道:“弟兄们的恩德我永世不忘,但这钱都是你们用命换来的,我马方一文不带!”说完,他掏出那把左轮,恭敬地放在了地上。她走过去架起他,然后拾起那把左轮,:“你当过匪首,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带上它也好做个防身!


  他哭了。


  二人下了山。

《孙方友小小说《女票》赏析》有1个想法

  1. 面向各位老师征集文章,欢迎老师投稿。
    本刊是山西省级教育期刊,国家新闻出版署批准。
    国际刊号:ISSN1673-2162 国内刊号:CN14-1324/G4
    知网和龙源期刊网全文刊录具有一定的权威性和学术性
    联系编辑:张焕君 咨询QQ309320095
    详情请致电:010-89535593 18310276099
    投稿邮箱:zhanghuanjun2008@126.com
    如有打扰还请见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