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大·儿子·我

    自从儿子填报了华侨大学,我便时常研究、关注华大了。毕竟,那是儿子四年生活、学习的地方。当时间悄然推移到9月的时候,我的内心也悄然而莫名地起了变化,好像有一根绳子勒着我,慢慢地收紧,越来越收紧,有了一种呼吸渐渐艰难的感觉。
    19日,这一天终于来到。似乎有些微的喜悦,但我都难以确定我是不是只有这么一种心情。
    吃过午饭,歇息片刻,我们就动身了。到了扬泰机场,换好登机牌、办好行李箱托运,接近登机的时间也就不多了。1:40,我们登上深圳航空ZH9745的航班。2:10,飞机准时起飞。3:50,顺利抵达美丽的厦门。等行李,等出租车,直到5:00才到校。抓紧办入住宾馆、宿舍手续,再打理宿舍,很晚才到食堂吃饭。之后,到食堂的楼上超市购货,接近10点,才算安顿好。
    第二天(20日),4:50,醒来。6:00,离开宾馆,7:20,吃早饭。然后早早地前去报到。接下来,内心便陡然焦灼。得知学费被老婆打错进另一张中国银行卡,急匆匆地到银行办理转账,反复几次,最终未果。11:00,吃午饭。然后乘BRT到新华都购物广场购物,再打的到邮局取款。1:30,返回中国银行存款,至此心总算安定下来。4:00,参加家长见面会。再购物,吃晚饭。
    第三天(21日),4:45,醒来。6:00,离开宾馆。6:30,吃早饭。儿子回宿舍,我走看校园。从学生宿舍区,走到体育场。8:00,参加新生开学典礼。然后儿子参加学院军训动员会,我继续走看校园,走看教学区。11:00,我在生活区静等儿子,谁料这一等竟等到13:30才吃上午饭,原来儿子在教室发军训服装牵扯了很长时间。3:50—5:20,我参观校图书馆。5:40,吃晚饭。
    第四天(22日),4:46,醒来。5:25离开宾馆。5:50吃早饭。之后,穿着军装的儿子参加学习军训动员大会,继而军训;我则回到宾馆休息了一下。10:30,离开宾馆,竟走到土木学院军训的场地,只是在同一着装的学生中,没有看出儿子。11:10,吃午饭。11:40,离开儿子宿舍。12:45,办妥退房手续。13:05,离开华大。
    在华大的几天安排,大体如上面所言。
    详细地记在这里,无非是因为这几天不寻常——在他乡异地,我与儿子靠得最近。真的,是华大将我们的父子关系凸显了出来,凸显得很清晰,凸显得很真切。在家,哪有这样的感受呢?
    听说我要送儿子去报到,几乎所有的人都劝我:“在厦门好好玩一玩。”而我心想:这怎么可能呢?我是来送儿子的,不是来旅游的,我怎么可能在厦门好好玩一玩呢?更何况早在2009年我就在厦门旅游过了。尽管那时只是走马观花,但今日到厦门的性质又怎么能够搞迷糊呢?
    我是送儿子上学的,而儿子所在的厦门远离老家。我在日志《厦门,我来啦》说:“尽管媒体有个说法,最好是由孩子自己一个人去报到,这样好锻炼锻炼他们的独立自主的能力。这说法过于理想化了。不要说随身的东西多,一人带起来不免颇不方便;不要说他乡异地陌生,一人初次出门不免紧张不安;也不要说报到注册时可能手续繁琐,一人忙起来不免团团转;单单从父母的角度看,哪个父母不想亲历一下孩子的新学校呢?”送儿子,就是要好好地亲历一下儿子四年生活、学习的场所。
    所以,在华大的几天,我不停地走看校园。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华大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我都走到了,正门、西门、两个小北门,学生宿舍凤凰苑、刺桐苑、紫荆苑,教学楼区、实验楼区、运动区,会通南北路、承志南北路、博学路、志学路,白鹭湖、内环河,图书馆、食堂、超市、厕所……我都走了,看了。我甚至想象,儿子的足迹会在哪一天留在那里。我要让我的足迹与儿子的足迹重叠在一起。
    儿子上大学,意味着儿子开始真正地脱离我们。他在高中时虽然也是离家的,但那能够算离家么?而上了大学,地域将我们拉开了距离,我们将难得见面;同时,随着成长,他的翅膀会越来越硬朗,会越来越不再依赖我们。只是,站在脱离我们的起点上,他会独自适应么?
    送儿子这几天,又怎么可能去玩一玩呢?我必须多陪陪他的,让他感受到父母的爱就在身边。
    但,我终究要离开他的,他终究要独自身在异乡的,终究要独自生活,独自长大。只是,这样的过渡期会有多长呢?他会很快适应么?
    昨天上午,他去参加学习军训大会的时候,我先到宾馆休息了一下。偌大的房间,只有我一人。虽然电视开着,但我无心观看,我想着儿子,想着想着,泪水止不住滑落下来。
    我的儿子个子很高,但还很不成熟。他自理能力欠缺,性格胆怯,不善言谈,不善沟通,而今他第一次远离父母,人生地不熟,我怎么不担心他?单说住宿三晚,因一舍友贪玩晚睡,他睡眠严重受到影响,内心焦灼,甚至在前天深夜发短信给他妈妈说“不想上学了”。尽管平时我们一再教育他,一再指导他,一再与他交流,一再与他沟通,但他似乎就是难以解下疙瘩,难以豁然开朗。我离开了,真不知道他会怎么扛下去。这样想着,我有了怕意,有了酸楚……于是,泪水一再地流淌。
    在最后离开他宿舍的时候,我对他的舍友说了一番话。说了三点,一是学习上互相给力,二是生活上互相关心,三是交往上互相包容。这三点当中,后两点其实是源于儿子的。我希望他的舍友给予我儿子更多的照顾。晚上早点睡觉,不要影响我儿子的睡眠。我儿子为人处世方面不力,希望他们不要过多计较。我说了这三点,那些舍友们也响应了,但最终做得怎样,我无法保证。而一旦得不到保证,我儿子会痛苦么?会坚强么?
    在儿子宿舍楼底下,我对送我的儿子说:“一定要学会照应自己,坚强!”说这最后一番话的时刻,我的喉咙分明哽咽了,我赶紧扭头而走!
    在厦门机场飞机起飞的时刻,我发了一条短信给儿子:“儿子,祝你快乐、健康、进步!”
    我能够做的,只有鼓励他,祝福他!
    毕竟,他的成长之路我们注定无法代步!
    今天,我已经在家,他已经一人呆在远离我们的他乡。虽说,空间的距离很大很大,但我对儿子的感情不会淡化。儿子,即使将来你真正长大,真正独立了,我爱你的心依旧热烫,我爱你的情依旧浓厚。
    儿子,真的希望你快点成熟起来,学会生活,学会处理问题,学会与人交际。真的希望你天天快乐、天天健康、天天进步!

《华大·儿子·我》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