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浴的美人”

学习《荷塘月色》,终究绕不开“又如刚出浴的美人”这一句话。

当初我高中学习的时候,以及刚工作的时候,这篇课文里是没有这一句话的。当然,我后来知道了,原文其实是有的,只不过我们的教材编写者硬生生地删掉了它。

为什么删呢?不用说,是因为这句话格调不高,太过容易让荷尔蒙正贲张的少男少女们联想开去了。

今天吧,赏析课文的时候,我们的某些男生就暴露了他们的“色情”的思想。好端端的一个比喻,本是十分妥帖地写出了荷花的纤尘不染,使人想到“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琢”、“出淤泥而不染,濯清莲而不妖”,从而想到荷花的质朴、清新、纯洁、淡雅和高贵。而且,使人想到水中月、雾中花,灯下观美人那种朦胧美的意境。它与“一粒粒的明珠”“碧天里的星星”配合使用,加之有前文“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这样经过多次拟人、比喻,这荷花便仿佛对着读者“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多文艺啊,多优美啊,多有意境啊。可是,我们的男生不是这样想的,他们首先想到的是“美人”,是肉香,是躶体。比如,当任超群解读这句话所写荷花特性的时候,有男生插话“凹凸有致”,更有男生插话“刚出浴的美人我们又不是没有看过”。低俗吗?低俗,的确低俗。

我自然是要批评他们的。然而,我批评了就一定有效果?一来,不能因为我叫他们拿出艺术的审美眼光,他们就一定能够拿出,我主宰不了他们的意志;二来,或许他们也能够感受得出这句话的美妙,感受得出荷花的美感,但他们就是要故意“低俗”一番,表现了一下自我,博得了大家的关注。

其实,也怪不得学生的。朱自清是有女性情结的,好用女性为文。比如他的另一篇散文《绿》,作者面对瀑布,也满是少妇和处女的影子,而最露骨的表现是:“我用手拍着你,抚摩着你,如同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我又掬你人口,便是吻着她了。我送你一个名字,我从此叫你‘女儿绿’,好么?”而在《荷塘月色》里,他也是满脑子的女性。自己把妻子留在家里,一人出户赏月,心中浮现的形象却尽是“亭亭的舞女”的裙和“刚出浴的美人”,所引用《采莲赋》《西洲曲》也是有关少女的。他这么钟情女性,大概也有点怪异的。

怪不得学生,也是基于人有同心的。换了我,我也会有学生这样的想法。我每每读到这句话的时候,也不免想到“刚出浴的美人”的模样。我想,人人都会如此。

今天上午的时候,我跟同事们也提起这句话的。我提出一个问题:“比喻的事物必须是常见的、浅显易懂的,即一定要用人们非常熟悉的具体事物,来比喻人们不熟悉或不太熟悉的事物;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就达不到比喻的目的。假如有学生说他没见过‘刚出浴的美人’,我们怎么办?”这是一个带有学术性的问题,但似乎也会与“低俗”挂上钩。万一碰到学生这么说,我们做教师的该怎么回答呢?一个巴掌甩给他?再进一步,假如我是女教师,碰到个别学生“不怀好意”地这样发问,我该怎么做?我汉子一般甩给他一个大大的巴掌?

总之,学生对这句话所作的“丰富”的延伸联想,我们是阻止不了的。

那么,到底要不要像以前一样,一删了之呢?

没有必要吧。一方面,这个比喻的确不错的,一方面,我们要尊重原著。即使这句话会让学生想入非非,但毕竟不是黄色文字,今天的时代如此开放,我们大可不必视如洪水猛兽。

不过,以我来看,删了也好吧,这倒不是说我是封建卫道士,而是这句话与上下文的文脉有点乖违。

我们先来完整地看看描绘荷花的文字:“层层的叶子中间,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有袅娜地开着的,有羞涩地打着朵的;正如一粒粒的明珠,又如碧天里的星星,又如刚出浴的美人。”读一读,文气畅达吗?前面是两个运用拟人修辞的句子,后面运用比喻修辞的句子最好也是两个,这样才相称。余光中认为,这里一物三喻,形象太杂,焦点不准,而且三种形象都太俗滥。这是他的一家之言,我不苟同。但在这里,句式的确不协调,读起来实在别扭。再看这三个“如”字句,先是“正如”,接着是“又如”,再后面却还是“又如”,最起码也该换成“还如”“再如”这样的词语,才显得语言有变化,读起来才不别扭。看来,即使是美人出浴,如果出的不是时候和地点,也是不美的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