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2014

    今天是2014年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2015年了,我无法预知明年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我能够清晰了解的,是即将走过2014。2014年,我身上发生了哪些事呢,盘点一下吧!
    最开心的,莫过于儿子上了大学。这件事,不单是属于他个人的,是他人生中重大的一个节点,也是属于我的,属于全家的。
    说句老实话,儿子十多年的求学,我在他身上投入的精力不多。他上高中了,我虽说也是每周去他所在的住点看他,但是,我并没有给他带去多少的关心。直到今年,他还有一学期便将高考了,我才付出了些许心血,主要是语文学科上。语文向来是他的弱项,也成了我的一个讽刺。但是,他后期着实重视了语文,我也整理了很多资料,多次费心地讲解,他高考语文考出了令他令我非常满意的成绩;他高中三年里大大小小数十次考试,仅有一次超越了高考成绩。所以,追忆起来,我不免有点得意的——在语文上,我其实是能够有所作为的;当然,我也为儿子高兴——他在语文上也是能够有所作为的。
    儿子的高考总分也许令他本人失落,但我并不失落。在我们的家族里,他的表现是最好的,他超越了他人,超越了我,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再说了,儿子上了华侨大学(厦门校区)的土木工程,也是令我十分满意的。这所学校在我们这儿名不经传,实际是一所了不起的大学。它是我国仅有的两所国立华侨高等学府之一,创办于1960年,直属国务院侨务办公室领导,是我国华侨、港澳台学生及外国留学生最多的大学之一,也是国家重点建设的综合性大学。在福建,名气很大,像今年,福建理科本一线506分,华大则需要548分才有资格报考。学校在厦门,厦门是一个极好的城市。他的专业土木工程,是华大的王牌专业,是福建最有实力的专业。如此,我很满足了。
    儿子上大学接近一个学期了。这样的时间里,我看到了他的成长,看到了他的进步。他已经掘得第一桶金,他已经登台表演过,他参加了社团,参加了一些志愿者活动……这都是好的现象。大学是锻炼人的地方,我希望他做得越来越好。
    2014年里,我出了一本书,《带上春天再赶路》。
    早就有出书的想法,今年总算了却了。虽然没有走出版社的路子,但将自己的文字整理成一本书,而且的确是一本有模有样的书,我是很开心的。
    出书的前前后后,是经历了一些周折的,尤其是思想上的。出书前,要经过思想斗争的,要不要出书?能不能出书?出书了以后会有什么后果?……书出来了,也要经过思想斗争的,书怎么处理?要不要赠给领导和同事?……这当中,承蒙我的学生高克勤、陈阳出了大力,他们为我出谋划策,为我减免费用。我还要感谢我的2014届的学生,正是有了他们,我的书才有了火爆的市场。
    2014年里,我上了电视,上了电视台表演节目。
    因我的一条微博,就丁沟化工厂排放毒气之事,11月7日,扬州电视台“关注”节目来我校采访,我的形象在时隔两年后又一次上了扬州电视台。两年前,我曾经上过的,那是有关扬州话的事;那年,那个节目还上了江苏电视台。
    而在上个星期,也就是12月25日,我居然走进了扬州电视台的演播大厅,录制了一段扬州话的脱口秀节目。其实,我哪里会脱口秀呢?纯粹是不得法子硬被拉上去的。录制节目的还有其他人,人家才是真正的才艺表演,而且是经常表演的,我算什么玩意呢?我都很不满意我的表演,所以一表演完我就灰溜溜地逃离了。虽说也入围春晚了,看样子还要我再来一次表演,但我哪里还有信心和勇气呢?即便如此,我还是挺高兴的,我毕竟上过电视表演节目了,而这,大概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吧。我可以跟我的老婆吹牛了:我不但是个“名人”,而且是个“文艺青年”!
    2014年里,我和1991级的学生相处得很和谐。
    去年的年底,他们找到了我,我找到了他们,找到了组织。从此,我们联系紧密了,单单吃喝就有若干次了,在江都,在扬州,在大桥,在丁沟,都留下过我们喝空的酒瓶。破费的,有张彦、张霞、张小云、张党华、张正美、朱锡华、许琴、韩燕、凌怀忠、李敬生、朱海泉、周桂荣、吴兴浩、吴桂琴、朱海燕……我儿子、父亲到扬州、江都看病,张霞、吴桂琴为我奔走。我出了书,他们在酒店为我祝贺,还出资相贺,叫我很不好意思。我儿子考上了大学,他们又出了“份子”,再次叫我很不好意思。我买房子手头紧缺了,李长和、韩燕、凌怀忠慷慨资助。我到镇江了,宦正刚陪我逛了金山、北固山,多次请我喝了酒……太多感动我的事情我无法忘却。平生中,我时常抱怨教育,但每每想到有这样的学生,我的心境便会坦然。岂止坦然,幸福已然漾满心湖了!
    2014年里,我送走了2014届高三(3)、(4)两个班级的100多名学生。
    他们是可爱的孩子。我记得,邓玉婷第一个加了我扣扣。我记得,我的书出来了,他们纷纷找我签名。我记得,圣诞节那晚很多学生给我签名祝福。我记得,高考前夕给我班服,高呼“祥哥万岁”。我记得,陈丽、王浩等几个人在桥头跟我合影。我记得,上了大学的史美玲、陈丽给我送来了吃的喝的……
    2014年里,我迎来了2014级高一(15)班的孩子。
    这也是一群可爱的孩子。调皮得以至低俗的任超群、李焕、张苏扬、唐薛缘,内敛的腾越、许群、曹娇、徐步高,活跃的周颜晨、张思涵、倪明、彭威……个个都是叫我“刻骨铭心”的人!
    2014年里,刘校给我写了一篇文章,《语文老师张广祥》。
    总觉得,一个校长为我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教师写文章,是我的一种福分吧。那时,乃至现在回想起,我都感到异常荣耀。而且,这篇发表在6月9日《江都日报》的文章,刘校是反复修改的,每改一次,便发给我一次。为了这篇文章,他的确是用心用情了。文章里对我的肯定也好,对我的委婉批评也罢,都是一份实实在在的爱。我受用不尽,感动不已。
    2014年里,走了泰山、北京和承德,我走了厦门,走了镇江。
    暑假里,我随学校团队到泰山、北京和承德做了7天欢乐游。
    终于登临了“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泰山,那个攀登,真的是一个字,累!但,累并快乐着!
    终于奔近了伟大祖国的首都北京。走了天坛、奥林匹克公园、天安门广场,瞻仰了一代伟人毛主席的遗容,饱览了故宫,揭批了天下第一贪官和珅,游玩了前门大街,感受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豪情壮志,叩拜了明成祖朱棣,赏玩了皇家园林颐和园……
    终于来到了承德。游览了外八庙之普陀宗乘之庙、须弥福寿之庙,更游览了中国最大的皇家园林避暑山庄。
    其实,2009年,学校组织旅游的时候,我和儿子到过厦门的。这一次走厦门,是送儿子报到的。当然,也就没有玩什么。前后三四天,一直待在儿子的学校里。
    10月份,以“江苏省高中语文骨干教师培训”的名义,我到位于镇江的江苏大学走了一趟。镇江是以往过境过的,没有停留过几天的。这次停留了5天,因而不但熟悉了江苏大学,而且浏览了金山、北固山。对这个两个景点的游玩,是很大的收成。总以为,语文老师就是要多走走这样的地方,因为它们与语文相关。
    2014年里,我身上发生的事还有很多很多,比如,9月和10月份,我做过扬州大学邵玉麟40天的实习指导老师;因为高考成绩突出,获得扬州市的表彰,净赚1000元的奖金;玩“赚零用”软件,赚得数百元钱;玩余额宝,天天看到有进项……
    回首2014,我真切地感受到,这一年我收获了不少,收获了儿子的成长,收获了朋友的真情,也收获了我自己的点滴成功,因而我也有了无尽的快乐。2014年,注定是我难忘的一年。
    2014就要成为过去式了,我有好多的不舍和回忆。但要走的终将要走,我要做的,是带着美好的希冀迎接2015。
    再见,2014!

《再见,2014》有3个想法

  1. 谢谢唐特!祝唐特新年快乐,天天快乐![quote][b]以下引用唐巨南在2015-1-2 13:02:00发表的评论:[/b]
    祝贺张老师2014年硕果累累,预祝2015年再创辉煌![/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