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仁甫:“不可预约”的精彩

  每当有人提及课堂“不可预约的精彩”时,经常会招致不少人的质疑:“难道课堂的精彩,都是不可预约的么?”而另一方面,我们的课堂却常常因为“可以预约的精彩”,产生了大量的问题。

  显然,不能以“不可预约”或“可以预约”给“课堂的精彩”简单定性,我们应该认识到,精彩的课堂既有“可以预约”的一面,又有“不可预约”的一面。

  毫无疑问,课堂具有“可以预约”的一面。预约,就是指教师在课前已经确定教学方案,并按照既定方案实施课堂教学。这种“可以预约”的精彩至少包括:课堂的精彩导入、问题的精彩设计、作业的精彩布置。

  传统课堂致力于“可以预约的精彩”,力图对课堂的每个细节都确定最佳方案,尤其是确定一个能够对课堂进行全覆盖的最佳教学程序——以语文教学而论,一般包括课堂导入、检查字词、范读课文、文本切入、问题研讨、课堂总结、当堂练习、课后作业等环节。其中文本切入、问题研讨是核心性、标志性程序。许多教师都把精力放在这些程序上,试图从文本中找出一个最佳切入点,精心设计一系列环环相扣的问题,让学生顺着切入点和问题进行思考与回答。

  一个教师在教学《我的叔叔于勒》一课时,以悬念为切入点,设计了一系列问题:小说开头先写“我”家的生活状况,在读者熟悉之后,笔锋一转,引出人物于勒,于勒是谁?回答了于勒是谁后,作者说“那时候是全家唯一的希望,在这以前则是全家的恐怖”,这是为什么?小说描述了于勒年轻时怎样浪荡败家,又写到他去美洲发财,于勒回来了吗?小说写到菲利普夫妇一家去旅游,在船上见到很像于勒的老水手,这真是于勒吗?此时作者并没有立刻揭开谜底,而是让菲利普夫妇去打听,直到证实确实是于勒,小说的高潮出现了,菲利普夫妇一家怎么办……

  这样的“最佳方案”“最佳程序”,最考验教师的智慧,也最为人所诟病:课堂教学只能单向推进,缺乏曲线之美、灵动之美;过于强调教师的主导地位,忽视了学生的学习感受;教师容易在突发事件面前产生尴尬。看来,预约还是要讲究一个度的,超过这个度,甚至幻想做到百分之百的预约,课堂就会变成“无人之境”,学生就会变成被操作的木偶,教学也会变成教师的独角戏。

  教师可以在一些方面(比如课堂导入、问题安排、作业布置等)确定最佳方案,但一定要放弃“全景式”教学程序,要充分尊重学生的主体性,让课堂教学成为师生合作的“智力接力赛”。教师要相信学生,把第一棒甚至前几棒都交给学生,自己则根据学生的“竞技状态”,灵活地进行策略性调整。

  由此可见,课堂最好不要在所有方面都“可以预约”,不妨也在一些方面“不可预约”。当然,“不可预约”并非不准备,事实上,课堂的“不可预约”需要教师更多的准备,教师应该把“可以预约”变为“可以预备”。

  所谓“可以预备”,就是指教师提前考虑课堂会出现的若干情况,然后在教学中“便宜行事”——根据现场变化灵活地选用某一种教学策略。如果教师在面对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时,让课堂教学体现出一种曲径通幽、参差错落的感觉,呈现出极具层次和境界的教学智慧,这样的课堂无疑是精彩的。

  传统课堂往往由教师启动,由教师直接抛出最佳切入点,然后不可逆转地演示全覆盖的教学程序。这样的课堂启动模式和全景式教学程序,通常不会支撑“不可预约”理念,因而不大容易带来无限可能的课堂风景。不过,也不能绝对排除传统课堂产生“不可预约的精彩”的可能——即使是“填鸭式”教学,也有可能因为个别学生的强势而出现意外的精彩;教师在推进既定的教学程序前,也可能象征性地让学生提几个问题,从而产生意外的精彩。然而,这种罕见的“不可预约的精彩”,往往会被视为一种“美丽的错误”——虽惊艳得让人兴奋,却又惊险得让人后怕。传统课堂不会因为这种“美丽”,就视“错误”为常态,教师总是致力于斟酌出一个最佳方案,成就“可以预约的精彩”。

  在课堂教学中,教师既不要分秒必求“可以预约的精彩”,也不要企图满堂皆为“不可预约的精彩”。新课堂应该呈现出这样的状态:在某些方面确定一个最佳方案,同时又在某些方面考虑多种可能出现的情况,把过去的“最佳”变为现在的“可能”,让“最佳”少一点,让“可能”多一点,从而行走于“可以预约”与“不可预约”之间,实现课堂生成的最大化。 (李仁甫  作者单位系江苏省盐城中学)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