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下了一个美女学生!

       昨天,95届学生重返阔别20年的母校,看望当年老师,回顾学习时光,互诉师生情谊。承蒙组委会同学的邀请,我也全程参加了活动。
       但事实上,我十分的尴尬。当年,我教了哪两个班级,我都记不得了,更何况同学呢?也许,我认不得他们尚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每年都那么多学生,不可能都记得)摆脱尴尬;而他们认不得我,我则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啦。真的,上午9点到场,只有两名同学热情地跟我打了招呼,其他的,个个视我为路人。真的是认不得我了吗?我的变化有那么大吗?要不是刘校长布置了一个任务(为联谊活动写一则报道),我或许像其他一些老师那样及早抽身而逃了。
       下午座谈会上,主持人介绍了一下与会老师。点到我的名字时,我起立挥了挥手。也许正是因为小互动,座谈会结束之后,又有几名同学同我说了话,然而,我依旧真的很尴尬,因为我忘了他们的名字,尤其是跟周泽兰的碰面。
       拍集体照的时候,她和另一位女生突然跑到我眼前,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意,亲热地叫喊:“张老师!”我自然随即点首回应:“你们好!”然而,她们是谁呢?我却是实实在在不知道的。看到我狼狈迟疑的模样,那名女生拉着周泽兰放起了连珠炮:“她的名字我说出来,你肯定想出来了。她那时的作文好呢,你经常把她的作文拿出来读。她叫周泽兰!”这女生善心提示我,却无形中更令我难堪了:我还是想不出来啊!甚至,连名字都感到陌生。“周正兰?”“周泽兰!”她们两个都纠正我。
       上午, 我在微信公众号平台推送昨天联谊会资讯的时候,浏览昨天拍摄的几十张照片,其中有两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照片中同一个穿青色旗袍的女子,好像就是昨天跑到我身边同我说话的周泽兰吧。
       下午登陆微信公众平台,看到新增加的用户名单里有个“周泽兰”。我一下子想到,她可能就是我昨天看到的那位吧。我便在后台发问:“你是我学生周泽兰?”不一会儿,她回复了:“您好,张老师!我是您95级学生周泽兰。看到群中发的您的文章,才知道有这个公众号……”嗯,的确是我的学生周泽兰了!再发照片给她,她也确认照片中的女子就是她;还好,我没有走眼,不然,又要发窘了!
       接下来,她加了我扣扣。从她口中,我获知她的工作在邵伯,家在扬州。每天两地来回赶,也是不容易的。好在她老公在真武工作,两人出双入对,倒也不错。她说她把我微信公众号中的文章看了,“觉得好佩服”,说“要通过文字才能认识真正的你呢”;下线的时候也说:“很高兴重新认识了老师,以前只知道课堂上的老师,现在发现了更多面的您。”看样子,我跟以前的我的的确确不同啊,——真的的的确确如此吗?
       今天又认下了一个学生,很大的收获,异常开心,这也多多少少减淡了昨天的困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