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健,我的课代表

今天上午,2000届学生孙健请我吃了早点。

还是今年上半年吧,借助另一名学生、现与我同事的王美,与孙健联系上了。

她是我当年的语文课代表,所以,对她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也知道她是丁沟人,她父母在丁沟医院旁开了一个卖日杂的小店,我到过小店买过一把芭蕉扇,跟她爸爸提过她。记忆里,她个子不高,脸圆圆的,身子比较结实;性格比较外向,很阳光,喜欢笑。加了她的QQ,先赶紧地到她空间看了看她的几张照片,感觉她没有什么大变,还是先前的模样,但她似乎比以前更活跃了,喜欢运动,虽说是有孩子的人了,但有活力,有动感。接下来,我们在QQ上交流得就多了,我在空间发些东西,她都及时评论,以至我老婆都注意到了这一点,问过我:“闲云野鹤(孙健网名)是哪一个啊?”看得出,她跟我一个样,整天挂着QQ。她在空间里一天要发若干次说说,屁大的事也要广而告之,或校园美图,或家养的花开放了,或臭骂学校的不人性不人道,当然多数是涉及她宝贝儿子麦兜的。当年的女生,如今其儿子都上三年级了。不见自己有多老,但见学生一个个生儿育女了。

数天前,她说他们要搞个班级小型聚会,也邀请我参加,但日期与95届学生毕业20周年聚会相撞,而我已经接受了后者的邀请,故而我婉言拒绝了她的盛情好意。本月3日下午我从老家返回丁沟,看到她在空间发了若干照片,照片里的她或在幼儿园,或在小学,或在中学。我才猛然记起她聚会的事来,而且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回到了高中母校。于是,我留言道:“也不呼我一下!”直到昨天,她才回复,说是没有我的手机号码,又约定今天请我吃个早点。这样,就有了开篇所说的那件事。

这是她毕业15年之后,我第一次见到她。果真的,她的模样还是15年前的,但的确更活跃了。能说,敢说。比如她对她老公说:“我是我老师的语文课代表,我老师脸皮厚,我也是脸皮厚。”说得我羞涩涩的,——我脸皮哪里厚啦?当着众人的面,她甚至眉飞色舞地说起她老公当年如何采用非常规手段果断地将她追到手的故事,让在场的我们笑死了。不过,当她才开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她老公就退出包间了。其实,每个人的婚姻都有一些故事。她说完她的故事,硬是要我也说说我的同类故事,我哪里好意思在大庭广众说呢?我也没有她那样的口才绘声绘色地说啊。但我答应了将我空间里某一篇日志找出来给她看,回到家的时候我便兑现了我的承诺。

吃罢早点,她还挽着我的手臂合影留念。这种好事,我从来都是满口应承哈。

今天下午,她一家就回常州了。

她在前黄中学。说起这所学校,还有个故事呢。19995月(孙健尚在读高二),我在高三年级,以考察学习的名义,整个高三老师到常州、无锡几所学校及景点游玩,就到过前黄中学的。那时,学校还在前黄镇上,后来搬到常州市武进城区了,由一所农村中学变为城区中学了。还记得刚在那所学校语文组办公室落座,一个老师就问我们是来自哪所学校的。听了我们的告知,那个老师随即再次发问:“你们学校有一个叫张广祥的老师吧?”呵呵,想不到那时我的名气就流到了这所学校了,——可是鸟用!这是一所比我们学校还牛的学校,是省首批重点中学,国家级示范高中,省首批四星级高中,里面特级教师就有10几个。她能够进入这所学校,并在那里立足,进而获得常州市教学能手的称号,委实不简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很幸福。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