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德凡:一位充实而快乐的老人

       今日盼来了王德凡老先生的大著《路上的风景》。之所以用上一个“盼”字,是三天前他告知我,他有两本散文集由邮局发出,“请你和刘校长指正”。
       王德凡,这三个字组成的名字,大家是不是还很熟悉呢?我在我的微信公众平台里推送过他的大作《母校丁中》。
       王老先生,1941年出生,今年已有74岁的高龄;宜陵人,是我的老乡。退休前曾任电子工业部第七研究所(今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生产处处长兼党支部书记,中国电子学会通信学分会委员兼移动通信专业委员会秘书长。2001年初退休后,继续在七所(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杰赛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工作了七年。工作单位是硬梆梆的,头衔是响当当的。当年从事课题研究时,获部级科技进步奖等三项,个人或合作发表论文、综述30余篇,被六种高校教材、专著及其他科技文献所引用。这专业上的斐然业绩,足以叫人另眼相看,赞声不绝。
       最显我眼的,王老先生还是一位作家。上世纪90年代,业余写作发表科普作品等300余篇,合作出版过科普图书《大哥大?BP机使用指南》。这也就罢了。从2005年起,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开始写作散文,用他的话来说,“算是人到老年圆旧梦”。一不小心,有100多篇作品散见于近20 种报刊,并被40多家报刊和网站转载;还多次获奖,并著有散文集《路上的风景》。这就小不下来了!目前,王老先生是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其中,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时,71岁,——又让我们惊奇了吧!
       也就是在微信公众平台推送王老先生作品的时候,我开始联系王老先生的。先是在他的博客留言,继是邮件往来。我联系他的目的,主要是请托他撰写当年他在母校求学的人事,以及个人介绍,以便适时刊发在我负责的《丁中报》上。我想,这样的文字对现今的丁中学子或许有些教育意义吧。然而王老先生谦逊低调,婉言拒绝了我的不情之请。然而,我也不知趣,再次执意请求,最后他还是发来了200字左右的个人简介,看来,王老先生是一位善解人意的老人,可爱呢。不止如此,王老先生确实是酷爱文字的。在赠我书的同时,他向我索要我的《带上春天再赶路》一书。拙著骗骗一般人是可以的,怎敢送呈作家王老先生呢?但,他对晚生的关心之情、提携之意,我又怎能拂逆?
       赠送给我的散文集《路上的风景》,收录了王老先生发表在《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北京青年报》、《新民晚报》、香港《大公报》等报刊的散文作品近百篇,共18万字。关于这本书的写作,王老先生在《自序》中写道:“我自幼听惯了运河的桨声,喝着长江水长大,年轻时来到珠江之滨,从此成了广州一市民,在一所国家部属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我走过国内 27个省区市和港澳台地区,热爱祖国壮丽的河山和勤劳善良的人民。在国外出差旅游,又感受丰富多彩的域外风情。这些都是我写作素材的来源。”也就是说,他的文字并不是闭门造车、无病呻吟、玄妙虚无,而是对生活对社会对人事的观照。全书共分四辑:“花城漫步”描写广州的变化与发展,展现花城的美好景象;“故乡情愫”是对扬州故乡生活的回忆,表达了魂牵梦萦的思乡之情和对故乡的热爱;“闲情偶寄”取材于日常生活中的感受,记录人生的经历与感悟;“行走天下”是旅游见闻,记述祖国壮丽的山河和多姿多彩的域外风情。我最爱看的是中间两个部分。我对故乡的风土人情、历史掌故怀有浓厚的兴趣,“故乡情愫”不少篇什就是这方面的内容,读来亲切。我平时写的速朽文字,多是对生活的实录,王老先生的“闲情偶寄”也多为这一类,平易朴实,但有韵味,也启人回味思索。
       而今,王老先生在广州市安享晚年了。很多人特别是官员退休之后,闲暇的时间多了,而心理开始有了落差,生活变得空虚无聊。但王老先生呢,写写文字,既锻炼了文笔,也丰富了自己的精神世界。精神世界丰富了,生活必定是充实而快乐的。我绝对相信,王老先生的夕阳晚霞一定是既浪漫又丰满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