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会友

       这一次到南京十三中参加该校60年校庆的一个重要活动(曹勇军教育思想研讨会),很高兴地见到了几个人。
       两个老帅锅,一个是我的大学同学,一个是我网络上刚刚交集的朋友。
       我的这位老同学名叫柏永东。大学毕业20多年了,我俩第一次见面。虽然2011年大学毕业20周年搞过聚会活动,但他去得早走得早,错过一次见面的机缘。这次我也只是在到了南京之后在大学班级群里发了一个信息,身在南京的他联系了我,让我晚上一起“小酌杯”。实在想见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我也就答应了他的盛情相约。他的模样,看上去变化不小,不再是我记忆中的他。幸亏我还是老样子,倒由他一眼看到我便认出了我。握手毕,在山西路附近的一家“金陵人”饭点,我和我的学生与他喝酒、聊天。他20多年前就来到南京了,一直在江苏省人社厅(原劳动厅)工作,估计也有一官半职了,只是我没问,因为我对官职不感兴趣。看上去,颇有气质,是一种书生气质。其孩子竟然还在念初中,可见他结婚太晚了。喝完酒,竟又一路走着送我到我入住的宾馆,异常热情。有这样的老同学,的确是我的福分。
       另一个帅锅是淮阴中学的老师,名叫刘学飞。在曹勇军教育思想研讨会群里,我多说了几句话,并亮明了我的名姓,他便与我在扣扣里聊了几句。10月31日,在去往南京的车上,我看到他跟我留言说,所住的宾馆条件一般。当时我有一点奇怪:难不成他与我同一家宾馆?晚上,我同柏永东喝酒回到宾馆,又看到他的留言,问我在哪里,欲邀我一同吃水饺,又说是住在406房间。原来,他就在我隔壁啊。于是,我去敲他的门,他随即来到我房间。我们相谈甚欢,一直聊到接近12点。次日6点多钟退房,我们在大厅再次碰面。退房后,我们就一路走到十三中,再前行到心廉心广场,走走说说。然后返回,在十三中对面一家面馆吃了早饭。我吃的是白菜水饺,他吃的是韭菜水饺,账都是他结算的。听报告时,我们还是坐在一起。吃罢午饭,小聊了下,拍了照,然后我们握手告别,各自返回自己的家乡。这种见面,就是我们所谓的网友见面吗?
       我还见到了两位美女,一个是我的大学同学,一个是我的学生。
       美女同学名叫程振秋。在2011年大学毕业20周年聚会时,我们彼此见过的,这次算是大学毕业后第二次了。在与柏永东喝酒的时候,我才获知她也来南京十三中了。次日,报告会中场休息的时候,我在座位上目光随意游离的时候,她远远地向我挥手,但是我没有存神,她走到我跟前了,叫了我一声,我才大悟!我的脸型没有变,所以她能够在数百人中认得我;她没变,面庞未变,身材未变,所以我也一下子叫出了她的名字来。吃午饭的时候,我们坐在一张板凳上。午饭后,外加刘学飞,我们三人就在校园里小聊片刻。当我和刘学飞离开十三中时,风韵十足的她做了主人似的,热情地送我们到校门口。呵呵,同窗感情深厚啊!
       另一个美女名叫袁文婧,是我2007届学生。从名分上说,她还是我的校友,都是徐师(今江苏师大)毕业的;又是老乡,都是宜陵人,她父母都在宜陵政府机关里工作。她是一名好孩子。记得她上高中时,她便对我很热情很尊敬。她读研毕业之后,有机会到了金陵中学仙林校区工作,这应该是很不错的着落。前两三年,她参加不知是校里还是市里组织的一个演讲比赛,曾经将演讲稿发给我看过,后来获得二等奖。这次我到南京,她主动联系我,要请我吃个晚饭。我答应了。打金陵中学仙林校区到我宾馆,距离很远的,能够过来看我请我,的确让我感动的。后来柏永东又邀我吃饭,我便带上了她一同赴约。从宾馆到“金陵人”,大概走了20分钟。一路走一路谈,了解到她一些近况。前几年,我给她介绍过男朋友,只是姻缘未就。现在她已经另谈了一个,但还没有真正地落实下来。她说,她结婚,一定会请我吃喜酒。喜酒嘛暂时免谈吧,一个你在南京,一个我在丁沟,心意我领下了;抓紧落实,才是第一要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