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善款凭证

一张善款凭证

丁沟中学 
张广祥

一笔比较丰厚的善款终于转交给了学校。

犹记得10多天前某日午觉醒来,见到微信上我2001级学生、今在江都中学任教的展玥呼叫我,并给了一个链接。点击链接,一则信息跳入我眼帘:她的同班同学也是我的学生阚雯雯身患白血病,现在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就诊。

次日,我就在我微信公众平台里推送了雯雯身患重症的资讯,呼吁社会各界为雯雯献出一点爱,为正处于病痛中的雯雯撑起一片美好的蓝天。虽然她只是在读高一时是我的学生,我觉得我还是要尽我力所能及的帮助。随即,读到这条资讯的刘立忠校长问起此事,我做了简单的汇报。刘校长让我再核实、了解一下详情,并说,学校可以为这一位校友开展捐款活动。第三天,朱少华书记打来电话,令我从速撰写一份为雯雯献爱心的倡议书。看样子,学校采取行动了。相关雯雯的事,我自然立马答应了下来,毕竟身患重症的她曾是我的学生。很快地,我完成了倡议书的起草,在第一时间将倡议书发送给了朱书记。当日,就见到粉红色背景的倡议书张贴在了办公楼底楼。学校团委随后也召开各班团支部书记会议,倡议广大同学为师姐捐出善款,献出爱心。我呢,同日在我QQ空间也发布了这一份倡议书。我的目的,只是展示这个倡议书的文字,并没有要我空间里的朋友、学生捐款的意向。但,这样的文字却很快地转化为一种捐款的行为。先有2014届学生汤雯通过QQ红包发来了善款,再有2006届学生杨洋跟我索要账号……接下来,我在微信公众平台里推送了倡议书,更是获得了热烈的反响,一笔笔善款通过QQ、微信、支付宝转送给我,善款数目一天天地增加(最后竟然突破一万元)。

有人借我途径为雯雯捐款,是我始料不及的;善款突破一万元,更是我始料不及的。所以,我一方面感谢网友(特别是我历年的学生),感谢大家对雯雯的爱心。捐款的爱心人士中,有的是还在念书的大学生,本身就是一个消费者;有的是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的校友,上有老下有小;有的是已经退休的老人,有的是学生的家长,有的是与丁中毫无瓜葛的人……我留意了一下,没有一个是雯雯的同学。可以这么说,他们完全可以不捐,不捐也不会有良心上的不安。但,基于爱心,他们还是伸出了援助之手。另一方面,我也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我本无心做一个捐款的组织者,然而,我却最终成了一名组织者。能够将我推上这一个角色的,正是广大网友,正是广大网友的信任。不是吗?网友完全可以将善款直接捐给雯雯的家人。因此,我感受到了一种被信任的快乐与幸福,正如我老婆说的:一个人能被他人相信也是一种幸福。一个学生也对我说:你的被信任,是你长期积累着的,时时存放在别人帐户上的一笔财富。

募捐时期,我自然很关注学校募捐的截止日期。一旦学校的行动结束了,我的募捐行动也该结束,并及时将善款转交学校,由学校将我这儿募集来的善款一并送给雯雯。后来听说学校的行动已经于前天晚上结束(昨天早上我碰到工会主席张文华,她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于是,我也在微信公众平台宣布昨天起我不再接收捐款的信息,并在昨天上午上完第一节课赶到邮局取出最后一笔善款。清点好所有善款的数目,将善款叠得整整齐齐的。找到年级主任孔德高,将善款如数交给他。这样,算是结束了这一次我终生难忘的行动。

正如前文所说,这一次募捐行动,我无意中充当了组织者的角色,这自然要感谢广大网友对我的信任。但我明白,我不能利用网友的信任谋取个人私利,所以,在募捐的数日里,我天天在微信公众平台将善款数目做了公示。在最后送交善款这一环节上,我自然需要学校一张接收凭证,以示善始善终,以示我的廉洁纯净。我便让孔主任写一张收据。孔主任没有异议,当即为我写了。

只是,读了这张凭证,我总觉得文字上有点怪怪的。凭证云:“今收到张广祥先生捐款10905.00元。”“张广祥先生捐款”?这是我的捐款吗?这明明是广大网友的捐款啊,我只不过是代收一下而已啊。所以,“张广祥先生捐款”这一说法,大概是有冒功之嫌的吧。这样细究起来,我心有惴惴焉。

但是,也只能如此了。即使担着窃取别人之功的名头,也罢了。毕竟凭证已经写好了,再去修改似乎不免矫情了。我没有占有善款这一实际,就够了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