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情,生命同行

昨天(122日),在学校党总支副书记朱少华的带队下,我校四名领导和老师奔赴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看望与慰问了重症患者阚雯雯的家属,并赠交了我校募捐来的善款。

今年30岁的阚雯雯,系我校2004届学子,也是我的学生,现是一名中学物理老师。今年11月初,怀有4个多月身孕的雯雯去医院孕检,迎来一个晴天霹雳:她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白血病。为了接受更好的治疗,阚雯雯转到了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液科。整个治疗过程,雯雯都需要大量的血小板、血液及二三百万元的医疗费用,这是摆在雯雯夫妇面前的一大难题。可以想见得出,一家人必定一筹莫展过。

雯雯身患重症的消息传到我校,学校校长室、党总支高度重视,始终关心此事的动向,并在第一时间发出倡议书,号召全体师生积极行动起来,献爱心、捐善款,为正处于病痛中的阚雯雯撑起一片美好的蓝天。病魔无情,人间有爱。所有师生广泛支持,纷纷响应,慷慨解囊,踊跃捐款,一个个奉献爱心的动人场面在学校不断上演:高二(15)班一名同学匿名捐献1000元,高二(13)班李逸阳的父亲李志杰托儿子捐来100元…………这里,我更要说一说的是,在通过我微信公众平台获知信息后,一个个陌生的校友从四面八方也汇来了捐款,其中有的是还在念书的大学生,本身就是一个消费者;有的是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的校友,上有老下有小;有的是已经退休的老人,有的是学生的家长,有的是与丁中毫无瓜葛的人……一个个感人的场景、一笔笔数字,代表着丁沟中学全体师生和社会各界的一颗颗沉甸甸的爱心。截止121日晚,学校工会和团委共收到善款55918元,其中来自我校三个年级学生的善款有29563元,教师及学生家长、丁中校友等有26355元(含我平台募捐的1万多元)。

爱心点燃希望,真情传递温暖。这些捐款,虽然不足以承担治疗的巨额费用,但给面临重重困难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和温暖。为了及时将母校及全体师生的关爱送到阚雯雯,昨天,学校党总支副书记朱少华、工会主席张文华、团委书记黄跃仁、以及普通教师的我,代表学校及所有师生、爱心校友,专程赶赴苏州,看望与慰问了阚雯雯的亲人,同时将募捐来的善款做了赠交。

来到病房区,我们见到了雯雯的老公王凯以及雯雯的爸爸妈妈,同他们一一握手,详细关切询问了雯雯的治疗、身体、生活情况以及生活中的困难和问题。我们都托雯雯的亲人转达给雯雯,希望她用顽强的意志和必胜的信念战胜病魔,相信生命的强大,创造生命的奇迹。同时,我们还希望雯雯家人多坚强,多保重。

临别时,我拍了拍王凯的后背,既是对他的安慰与鼓励,也是对这一位坚强、重情男人的敬佩与赞赏!

晚上回到丁沟,我微信里接到王凯发来的短信和雯雯的照片。王凯说,雯雯得知我们特地赶去,非常地感动,“毕业这么多年了,你们还惦记着,真的谢谢你们”。王凯说,雯雯表示,她会坚强乐观的。照片上的雯雯,精神状态的确不错。

目前,阚雯雯仍在重症监护病房救治,虽然病情依然危重,但心态稳定乐观。

让我们都来为她祈福吧:坚强,雯雯;必胜,雯雯!

一张善款凭证

一张善款凭证

丁沟中学 
张广祥

一笔比较丰厚的善款终于转交给了学校。

犹记得10多天前某日午觉醒来,见到微信上我2001级学生、今在江都中学任教的展玥呼叫我,并给了一个链接。点击链接,一则信息跳入我眼帘:她的同班同学也是我的学生阚雯雯身患白血病,现在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就诊。

次日,我就在我微信公众平台里推送了雯雯身患重症的资讯,呼吁社会各界为雯雯献出一点爱,为正处于病痛中的雯雯撑起一片美好的蓝天。虽然她只是在读高一时是我的学生,我觉得我还是要尽我力所能及的帮助。随即,读到这条资讯的刘立忠校长问起此事,我做了简单的汇报。刘校长让我再核实、了解一下详情,并说,学校可以为这一位校友开展捐款活动。第三天,朱少华书记打来电话,令我从速撰写一份为雯雯献爱心的倡议书。看样子,学校采取行动了。相关雯雯的事,我自然立马答应了下来,毕竟身患重症的她曾是我的学生。很快地,我完成了倡议书的起草,在第一时间将倡议书发送给了朱书记。当日,就见到粉红色背景的倡议书张贴在了办公楼底楼。学校团委随后也召开各班团支部书记会议,倡议广大同学为师姐捐出善款,献出爱心。我呢,同日在我QQ空间也发布了这一份倡议书。我的目的,只是展示这个倡议书的文字,并没有要我空间里的朋友、学生捐款的意向。但,这样的文字却很快地转化为一种捐款的行为。先有2014届学生汤雯通过QQ红包发来了善款,再有2006届学生杨洋跟我索要账号……接下来,我在微信公众平台里推送了倡议书,更是获得了热烈的反响,一笔笔善款通过QQ、微信、支付宝转送给我,善款数目一天天地增加(最后竟然突破一万元)。

有人借我途径为雯雯捐款,是我始料不及的;善款突破一万元,更是我始料不及的。所以,我一方面感谢网友(特别是我历年的学生),感谢大家对雯雯的爱心。捐款的爱心人士中,有的是还在念书的大学生,本身就是一个消费者;有的是已经走上工作岗位的的校友,上有老下有小;有的是已经退休的老人,有的是学生的家长,有的是与丁中毫无瓜葛的人……我留意了一下,没有一个是雯雯的同学。可以这么说,他们完全可以不捐,不捐也不会有良心上的不安。但,基于爱心,他们还是伸出了援助之手。另一方面,我也感谢大家对我的信任。我本无心做一个捐款的组织者,然而,我却最终成了一名组织者。能够将我推上这一个角色的,正是广大网友,正是广大网友的信任。不是吗?网友完全可以将善款直接捐给雯雯的家人。因此,我感受到了一种被信任的快乐与幸福,正如我老婆说的:一个人能被他人相信也是一种幸福。一个学生也对我说:你的被信任,是你长期积累着的,时时存放在别人帐户上的一笔财富。

募捐时期,我自然很关注学校募捐的截止日期。一旦学校的行动结束了,我的募捐行动也该结束,并及时将善款转交学校,由学校将我这儿募集来的善款一并送给雯雯。后来听说学校的行动已经于前天晚上结束(昨天早上我碰到工会主席张文华,她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于是,我也在微信公众平台宣布昨天起我不再接收捐款的信息,并在昨天上午上完第一节课赶到邮局取出最后一笔善款。清点好所有善款的数目,将善款叠得整整齐齐的。找到年级主任孔德高,将善款如数交给他。这样,算是结束了这一次我终生难忘的行动。

正如前文所说,这一次募捐行动,我无意中充当了组织者的角色,这自然要感谢广大网友对我的信任。但我明白,我不能利用网友的信任谋取个人私利,所以,在募捐的数日里,我天天在微信公众平台将善款数目做了公示。在最后送交善款这一环节上,我自然需要学校一张接收凭证,以示善始善终,以示我的廉洁纯净。我便让孔主任写一张收据。孔主任没有异议,当即为我写了。

只是,读了这张凭证,我总觉得文字上有点怪怪的。凭证云:“今收到张广祥先生捐款10905.00元。”“张广祥先生捐款”?这是我的捐款吗?这明明是广大网友的捐款啊,我只不过是代收一下而已啊。所以,“张广祥先生捐款”这一说法,大概是有冒功之嫌的吧。这样细究起来,我心有惴惴焉。

但是,也只能如此了。即使担着窃取别人之功的名头,也罢了。毕竟凭证已经写好了,再去修改似乎不免矫情了。我没有占有善款这一实际,就够了吧。

南京会友

       这一次到南京十三中参加该校60年校庆的一个重要活动(曹勇军教育思想研讨会),很高兴地见到了几个人。
       两个老帅锅,一个是我的大学同学,一个是我网络上刚刚交集的朋友。
       我的这位老同学名叫柏永东。大学毕业20多年了,我俩第一次见面。虽然2011年大学毕业20周年搞过聚会活动,但他去得早走得早,错过一次见面的机缘。这次我也只是在到了南京之后在大学班级群里发了一个信息,身在南京的他联系了我,让我晚上一起“小酌杯”。实在想见见多年未见的老同学,我也就答应了他的盛情相约。他的模样,看上去变化不小,不再是我记忆中的他。幸亏我还是老样子,倒由他一眼看到我便认出了我。握手毕,在山西路附近的一家“金陵人”饭点,我和我的学生与他喝酒、聊天。他20多年前就来到南京了,一直在江苏省人社厅(原劳动厅)工作,估计也有一官半职了,只是我没问,因为我对官职不感兴趣。看上去,颇有气质,是一种书生气质。其孩子竟然还在念初中,可见他结婚太晚了。喝完酒,竟又一路走着送我到我入住的宾馆,异常热情。有这样的老同学,的确是我的福分。
       另一个帅锅是淮阴中学的老师,名叫刘学飞。在曹勇军教育思想研讨会群里,我多说了几句话,并亮明了我的名姓,他便与我在扣扣里聊了几句。10月31日,在去往南京的车上,我看到他跟我留言说,所住的宾馆条件一般。当时我有一点奇怪:难不成他与我同一家宾馆?晚上,我同柏永东喝酒回到宾馆,又看到他的留言,问我在哪里,欲邀我一同吃水饺,又说是住在406房间。原来,他就在我隔壁啊。于是,我去敲他的门,他随即来到我房间。我们相谈甚欢,一直聊到接近12点。次日6点多钟退房,我们在大厅再次碰面。退房后,我们就一路走到十三中,再前行到心廉心广场,走走说说。然后返回,在十三中对面一家面馆吃了早饭。我吃的是白菜水饺,他吃的是韭菜水饺,账都是他结算的。听报告时,我们还是坐在一起。吃罢午饭,小聊了下,拍了照,然后我们握手告别,各自返回自己的家乡。这种见面,就是我们所谓的网友见面吗?
       我还见到了两位美女,一个是我的大学同学,一个是我的学生。
       美女同学名叫程振秋。在2011年大学毕业20周年聚会时,我们彼此见过的,这次算是大学毕业后第二次了。在与柏永东喝酒的时候,我才获知她也来南京十三中了。次日,报告会中场休息的时候,我在座位上目光随意游离的时候,她远远地向我挥手,但是我没有存神,她走到我跟前了,叫了我一声,我才大悟!我的脸型没有变,所以她能够在数百人中认得我;她没变,面庞未变,身材未变,所以我也一下子叫出了她的名字来。吃午饭的时候,我们坐在一张板凳上。午饭后,外加刘学飞,我们三人就在校园里小聊片刻。当我和刘学飞离开十三中时,风韵十足的她做了主人似的,热情地送我们到校门口。呵呵,同窗感情深厚啊!
       另一个美女名叫袁文婧,是我2007届学生。从名分上说,她还是我的校友,都是徐师(今江苏师大)毕业的;又是老乡,都是宜陵人,她父母都在宜陵政府机关里工作。她是一名好孩子。记得她上高中时,她便对我很热情很尊敬。她读研毕业之后,有机会到了金陵中学仙林校区工作,这应该是很不错的着落。前两三年,她参加不知是校里还是市里组织的一个演讲比赛,曾经将演讲稿发给我看过,后来获得二等奖。这次我到南京,她主动联系我,要请我吃个晚饭。我答应了。打金陵中学仙林校区到我宾馆,距离很远的,能够过来看我请我,的确让我感动的。后来柏永东又邀我吃饭,我便带上了她一同赴约。从宾馆到“金陵人”,大概走了20分钟。一路走一路谈,了解到她一些近况。前几年,我给她介绍过男朋友,只是姻缘未就。现在她已经另谈了一个,但还没有真正地落实下来。她说,她结婚,一定会请我吃喜酒。喜酒嘛暂时免谈吧,一个你在南京,一个我在丁沟,心意我领下了;抓紧落实,才是第一要务。

感受南京十三中

       10月31日,我有幸来到闻名遐迩的南京十三中,与之做了一次亲密的拥抱。
       十三中坐落于六朝文化古都之中心地带,位于玄武湖畔、北极阁麓、台城脚下,毗邻鸡鸣古寺。单单这个地理位置,就足以令人艳羡的了。当我看到“台城路”字样的时候,我即刻想到了韦庄的《台城》:“江雨霏霏江草齐,六朝如梦鸟空啼;无情最是台城柳,依旧烟笼十里堤。”
       我相信,每一个走进十三中的人,都会惊叹于校园里那一排排高大的梧桐树。据说,计有100棵。粗朴的树干,遒劲的枝桠,无言地告诉我们,这里有浓重的历史,有深厚的底蕴。据悉,学校建于1955年,是南京解放后政府创办的第一所完全中学;今年恰逢其60华诞,我这次去,便是参加60年校庆的一个重要活动。
       作为南京市十佳景观校园,十三中环境优美,校园典雅,绿树葱茏,四季飘香。不难想象,当学生每天清晨走进校园,迎面是满眼大树,他们精神会是怎样舒畅;课间午间,他们能在大树下细数阳光,静听花开,游戏玩耍,那又是多美的成长。
       大树,成了十三中最显眼的名片。树者,立也。在大树的庇荫下,南京十三中在壮大,在发展。1959年被确定为南京市六所重点中学之一,1960年定为省重点学校,2000年被江苏省教育厅确定为国家级示范性高中,2004年被转评为省四星级学校。
       作为语文教师,我最能够感受到这里的确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读书的好地方。十三中是是全省仅有的二所语文课程基地之一。为了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学校开展戏剧节、图书馆搬到教室、“在大树下读书”、诗词吟诵、文学社团以及各学科联动的校本课程等活动,丰富多彩。原来十三中每周有一节语文阅读课,学生到阅览室进行阅读,现在学生在自己的班级就可以开展阅读课。我走进几个教室实地查看了一下,看到每个班都设了图书柜,陈列着各式各样的书籍。科技楼前“大树下读书”,更是别具特色,是一个招牌活动,品牌活动,成为南京市标杆性读书活动。十三中必读书目由来已久。据说,从2000年开始,语文组就提出了20本必读书,并且不间断地开设《20本文化城砖》的必读书目微型课程,受到学生的欢迎。据了解,江苏省语文课程基地开设的二十余门选修课都排进课表。从“青春·明月·梦想”大型月光诗会到“大树下读书”,再到“石榴花开”戏剧节轮番隆重登场,个个是大手笔……总之,身在十三中,你能够强烈地感受到浓郁的书卷氛围。
       当然,学校关注全体学生的精神成长,不只是语文方面。走在古色古香的教学大楼里,你会看到,多姿多彩的数学文化长廊为学生开启了一座博大精深的数学知识宝库,这里已成为一片玩转数学、品味数学、享受数学的天地。十三中还自主开发了几十门精品校本课程,打破班级和年级建制,由学生根据兴趣特长和发展需求自主选择,校园随处即课程,课堂之大无处不在。十三中的课堂是明城墙,是玄武湖;在北极阁上,也在樱花树下……
       这是一所小学校,但又是一所大学校,更是一所名校。它占地只有70亩,是我们学校的三分之一大。它没有气派的大门楼,甚至连校名都因掩映于草木中而不为人留意,也没有林立的现代气息的楼群,但是这里名师荟萃。教学楼后身的名师廊,让你对这所学校由衷地生起敬意。目前该校在职教师接近200人,其中特级教师6人,教授级高级教师5人,高级教师75人;市学科带头人13人……这里走出了一批批素质全面、个性突出、人文见长的学生。《赤兔之死》你一定读过吧,它的作者蒋昕捷就是出自十三中。
       一段不平凡的探访结束了,今日立足丁中,回想大树环抱中的南京十三中,我以为,南京十三中不是抓教学,是在办教育。不是抓分数,是在培养人。树、书、人,这是南京十三中最美好的意象!

王德凡:一位充实而快乐的老人

       今日盼来了王德凡老先生的大著《路上的风景》。之所以用上一个“盼”字,是三天前他告知我,他有两本散文集由邮局发出,“请你和刘校长指正”。
       王德凡,这三个字组成的名字,大家是不是还很熟悉呢?我在我的微信公众平台里推送过他的大作《母校丁中》。
       王老先生,1941年出生,今年已有74岁的高龄;宜陵人,是我的老乡。退休前曾任电子工业部第七研究所(今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七研究所)高级工程师、生产处处长兼党支部书记,中国电子学会通信学分会委员兼移动通信专业委员会秘书长。2001年初退休后,继续在七所(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杰赛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工作了七年。工作单位是硬梆梆的,头衔是响当当的。当年从事课题研究时,获部级科技进步奖等三项,个人或合作发表论文、综述30余篇,被六种高校教材、专著及其他科技文献所引用。这专业上的斐然业绩,足以叫人另眼相看,赞声不绝。
       最显我眼的,王老先生还是一位作家。上世纪90年代,业余写作发表科普作品等300余篇,合作出版过科普图书《大哥大?BP机使用指南》。这也就罢了。从2005年起,来了一个华丽的转身,开始写作散文,用他的话来说,“算是人到老年圆旧梦”。一不小心,有100多篇作品散见于近20 种报刊,并被40多家报刊和网站转载;还多次获奖,并著有散文集《路上的风景》。这就小不下来了!目前,王老先生是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其中,加入广东省作家协会时,71岁,——又让我们惊奇了吧!
       也就是在微信公众平台推送王老先生作品的时候,我开始联系王老先生的。先是在他的博客留言,继是邮件往来。我联系他的目的,主要是请托他撰写当年他在母校求学的人事,以及个人介绍,以便适时刊发在我负责的《丁中报》上。我想,这样的文字对现今的丁中学子或许有些教育意义吧。然而王老先生谦逊低调,婉言拒绝了我的不情之请。然而,我也不知趣,再次执意请求,最后他还是发来了200字左右的个人简介,看来,王老先生是一位善解人意的老人,可爱呢。不止如此,王老先生确实是酷爱文字的。在赠我书的同时,他向我索要我的《带上春天再赶路》一书。拙著骗骗一般人是可以的,怎敢送呈作家王老先生呢?但,他对晚生的关心之情、提携之意,我又怎能拂逆?
       赠送给我的散文集《路上的风景》,收录了王老先生发表在《羊城晚报》、《广州日报》、《北京青年报》、《新民晚报》、香港《大公报》等报刊的散文作品近百篇,共18万字。关于这本书的写作,王老先生在《自序》中写道:“我自幼听惯了运河的桨声,喝着长江水长大,年轻时来到珠江之滨,从此成了广州一市民,在一所国家部属研究所从事科研工作。我走过国内 27个省区市和港澳台地区,热爱祖国壮丽的河山和勤劳善良的人民。在国外出差旅游,又感受丰富多彩的域外风情。这些都是我写作素材的来源。”也就是说,他的文字并不是闭门造车、无病呻吟、玄妙虚无,而是对生活对社会对人事的观照。全书共分四辑:“花城漫步”描写广州的变化与发展,展现花城的美好景象;“故乡情愫”是对扬州故乡生活的回忆,表达了魂牵梦萦的思乡之情和对故乡的热爱;“闲情偶寄”取材于日常生活中的感受,记录人生的经历与感悟;“行走天下”是旅游见闻,记述祖国壮丽的山河和多姿多彩的域外风情。我最爱看的是中间两个部分。我对故乡的风土人情、历史掌故怀有浓厚的兴趣,“故乡情愫”不少篇什就是这方面的内容,读来亲切。我平时写的速朽文字,多是对生活的实录,王老先生的“闲情偶寄”也多为这一类,平易朴实,但有韵味,也启人回味思索。
       而今,王老先生在广州市安享晚年了。很多人特别是官员退休之后,闲暇的时间多了,而心理开始有了落差,生活变得空虚无聊。但王老先生呢,写写文字,既锻炼了文笔,也丰富了自己的精神世界。精神世界丰富了,生活必定是充实而快乐的。我绝对相信,王老先生的夕阳晚霞一定是既浪漫又丰满的!

贵族学生

       我所教的高二年级13班,在物地组合的三个班中算是重点班。59名学生中,有相当多的来自原高一时的13、14、15三个班,这三个班原来是强中强班级。那么,这些出身“贵族”的学生的成绩是不是很好看呢?未必。在眼下这个班级名次最后的10名学生中,就有7名来自原高一年级14班。事实上,这7名学生的成绩的确不好、很不好。他们之所以还能够呆在重点班,是因为学校要兑现当初的承诺:高一进入重点班的,三年都不会转移到普通班。
       同读一样的班级,同受教一样的老师,一年之后,为什么有的学生继续成为令人羡慕的尖子生,而他们的成绩却一落千丈了?要论智商,他们并不弱智。能够考入丁中,选进强中强,肯定是聪明一族。本周周一班会的主题是“原来差生和尖子生只差那么一点点”。这“一点点”是什么?我以为,最主要的,态度也,习惯也。学习态度郎当,行为习惯差,成绩不落下来才怪!再追问,他们为什么有这样糟糕的态度和习惯?我想,可能源于他们的身份。他们身在强中强,便自以为出身高贵,自以为高人一等,便放松懈怠,不思进取。
       我这样的推测不是无来由的。去年教高一时,班上一个男生背诵课文总是背不出。课文真的这么难背吗?为什么人家能够背得出呢?找他谈话,他说:语文没什么可学的。他还现身说法,反问我:他在初中时,根本没有学语文,不是照样考进了丁中?又有一名女生,学习作风浮躁,我找她谈话,友情提醒她,如果不改变自己,会落到成绩不及人家普通班同学的局面。她呢,本是低着的头抬起来,脸上现出微微的意味深长的一笑,说:怎么会?然而,她最终的成绩证明了,她的自信完全是盲目的。
       进入了重点班,本是一桩可喜可贺的事,因为这证明了你的实力。可是,最初的可喜可贺,却落得最后的可悲可叹。更为可悲可叹的是,还有这样的学生延续着他们高一时走过的路,我行我素,浑浑噩噩,胡乱乐观。
       其实,进入重点班,贵为贵族,理性的人更应该有一份压力,有一种动力。因为他们明白,如果就此而沾沾自喜,傲视漠视他人,进而安于现状,不求上进,小富即安,自满自足,则会栽跟头。理性的贵族学生,会放下贵族的身段,永葆低调的姿态,永葆踏实、努力的精神。
       今天学习屈原的《离骚》一诗,我也谈到了这个话题。该诗篇首一句,“帝高阳之苗裔兮”,是写诗人高贵的出身:“我是古帝高阳的后代。”(高阳,传说中的上古部族首领颛顼,号高阳氏,相传是楚国开国君主的远祖。春秋时,楚武王熊通有子名瑕,受封于屈邑,子孙因以屈为氏,屈原是瑕的后人。)屈原为什么特地写自己的身份呢?从远祖颛顼帝说起,显示诗人与楚王同姓宗亲的血缘关系,既表现了诗人对祖先的崇拜,更表现出他贵族出身的优越感和责任感,表明自己对楚国的兴亡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在此,我便引申开去,跟学生说,屈原因为自己的贵族身份,自觉地将自己的命运同祖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当仁不让地承担起振兴楚国的使命,我们来自原高一年级强中强班级的同学,也拥有贵族的血统,但是不是也拥有屈原那样积极进取的精神呢?当然,我不知道我这一番说教能不能打动他们。

吉林结婚啦

       今天,2011届学生吉林结婚了。我和其他6名老师前去参加了婚宴。
       今天中午,我在我QQ空间发布他大喜的消息(并婚纱照),即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倒不是因为他才大学毕业便结婚之不寻常,而是经我之手,他的名字已经广为人知了,正如2014届学生吕祥云留言的:“我们高一刚入学那时有日志的那位。”我在2011年的时候,就在空间发过两篇日志,一是《小记吉林》,一是《吉林来访》,都突显了他的成熟老练、不辞劳苦、精于生意、重情重义、不怨天尤人等品性。因而,阅读过这两篇日志的人,都对“吉林”这个名字有较为深刻的印象啦。
       当初,我写吉林,就特别感慨,吉林这样的孩子现今真的很少有了。我也去过他家,切身感受过小小年纪的他之于他家的顶梁柱的作用。在他的惨淡经营之下,清贫寒苦的家庭渐趋改善。我也始终相信,以他的一双勤劳的手,一颗进取的心,他的明天会是无比灿烂的。
       而今,他居然结婚了,这也的确够快的,毕竟才刚刚走出大学门嘛。新婚妻子是他的大学同学?怎么结缘的?为什么这么快成亲呢?这些,我都感到好奇。在婚宴上,也没有机会问吉林本人,他太忙了。
       作为新郎官,他今天的形象最帅气了。青春朝气,风流倜傥。
       而且,再次表现出重情的一面,有几个场面让我动容。一是亲吻新娘子,亲吻的时间很长;一是拥抱自己的父母,张开双臂紧紧地搂抱着父母,也是久久不松开,不是一般新人那样敷衍作秀,松开后,我看到他擦拭了一下眼睛,估计他是真的动情了,在自己结婚的时候,感念父母的养育之恩。这样两个情深意浓的画面,足以感染在场的观众。
       花烛笑迎比翼鸟,洞房喜开并头梅。不多说了,最后祝吉林新婚愉快,百年好合,白头到老,永浴爱河!

孙健,我的课代表

今天上午,2000届学生孙健请我吃了早点。

还是今年上半年吧,借助另一名学生、现与我同事的王美,与孙健联系上了。

她是我当年的语文课代表,所以,对她的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也知道她是丁沟人,她父母在丁沟医院旁开了一个卖日杂的小店,我到过小店买过一把芭蕉扇,跟她爸爸提过她。记忆里,她个子不高,脸圆圆的,身子比较结实;性格比较外向,很阳光,喜欢笑。加了她的QQ,先赶紧地到她空间看了看她的几张照片,感觉她没有什么大变,还是先前的模样,但她似乎比以前更活跃了,喜欢运动,虽说是有孩子的人了,但有活力,有动感。接下来,我们在QQ上交流得就多了,我在空间发些东西,她都及时评论,以至我老婆都注意到了这一点,问过我:“闲云野鹤(孙健网名)是哪一个啊?”看得出,她跟我一个样,整天挂着QQ。她在空间里一天要发若干次说说,屁大的事也要广而告之,或校园美图,或家养的花开放了,或臭骂学校的不人性不人道,当然多数是涉及她宝贝儿子麦兜的。当年的女生,如今其儿子都上三年级了。不见自己有多老,但见学生一个个生儿育女了。

数天前,她说他们要搞个班级小型聚会,也邀请我参加,但日期与95届学生毕业20周年聚会相撞,而我已经接受了后者的邀请,故而我婉言拒绝了她的盛情好意。本月3日下午我从老家返回丁沟,看到她在空间发了若干照片,照片里的她或在幼儿园,或在小学,或在中学。我才猛然记起她聚会的事来,而且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回到了高中母校。于是,我留言道:“也不呼我一下!”直到昨天,她才回复,说是没有我的手机号码,又约定今天请我吃个早点。这样,就有了开篇所说的那件事。

这是她毕业15年之后,我第一次见到她。果真的,她的模样还是15年前的,但的确更活跃了。能说,敢说。比如她对她老公说:“我是我老师的语文课代表,我老师脸皮厚,我也是脸皮厚。”说得我羞涩涩的,——我脸皮哪里厚啦?当着众人的面,她甚至眉飞色舞地说起她老公当年如何采用非常规手段果断地将她追到手的故事,让在场的我们笑死了。不过,当她才开讲这个故事的时候,她老公就退出包间了。其实,每个人的婚姻都有一些故事。她说完她的故事,硬是要我也说说我的同类故事,我哪里好意思在大庭广众说呢?我也没有她那样的口才绘声绘色地说啊。但我答应了将我空间里某一篇日志找出来给她看,回到家的时候我便兑现了我的承诺。

吃罢早点,她还挽着我的手臂合影留念。这种好事,我从来都是满口应承哈。

今天下午,她一家就回常州了。

她在前黄中学。说起这所学校,还有个故事呢。19995月(孙健尚在读高二),我在高三年级,以考察学习的名义,整个高三老师到常州、无锡几所学校及景点游玩,就到过前黄中学的。那时,学校还在前黄镇上,后来搬到常州市武进城区了,由一所农村中学变为城区中学了。还记得刚在那所学校语文组办公室落座,一个老师就问我们是来自哪所学校的。听了我们的告知,那个老师随即再次发问:“你们学校有一个叫张广祥的老师吧?”呵呵,想不到那时我的名气就流到了这所学校了,——可是鸟用!这是一所比我们学校还牛的学校,是省首批重点中学,国家级示范高中,省首批四星级高中,里面特级教师就有10几个。她能够进入这所学校,并在那里立足,进而获得常州市教学能手的称号,委实不简单。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很幸福。

认下了一个美女学生!

       昨天,95届学生重返阔别20年的母校,看望当年老师,回顾学习时光,互诉师生情谊。承蒙组委会同学的邀请,我也全程参加了活动。
       但事实上,我十分的尴尬。当年,我教了哪两个班级,我都记不得了,更何况同学呢?也许,我认不得他们尚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每年都那么多学生,不可能都记得)摆脱尴尬;而他们认不得我,我则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啦。真的,上午9点到场,只有两名同学热情地跟我打了招呼,其他的,个个视我为路人。真的是认不得我了吗?我的变化有那么大吗?要不是刘校长布置了一个任务(为联谊活动写一则报道),我或许像其他一些老师那样及早抽身而逃了。
       下午座谈会上,主持人介绍了一下与会老师。点到我的名字时,我起立挥了挥手。也许正是因为小互动,座谈会结束之后,又有几名同学同我说了话,然而,我依旧真的很尴尬,因为我忘了他们的名字,尤其是跟周泽兰的碰面。
       拍集体照的时候,她和另一位女生突然跑到我眼前,脸上挂着灿烂的笑意,亲热地叫喊:“张老师!”我自然随即点首回应:“你们好!”然而,她们是谁呢?我却是实实在在不知道的。看到我狼狈迟疑的模样,那名女生拉着周泽兰放起了连珠炮:“她的名字我说出来,你肯定想出来了。她那时的作文好呢,你经常把她的作文拿出来读。她叫周泽兰!”这女生善心提示我,却无形中更令我难堪了:我还是想不出来啊!甚至,连名字都感到陌生。“周正兰?”“周泽兰!”她们两个都纠正我。
       上午, 我在微信公众号平台推送昨天联谊会资讯的时候,浏览昨天拍摄的几十张照片,其中有两张照片引起了我的注意。照片中同一个穿青色旗袍的女子,好像就是昨天跑到我身边同我说话的周泽兰吧。
       下午登陆微信公众平台,看到新增加的用户名单里有个“周泽兰”。我一下子想到,她可能就是我昨天看到的那位吧。我便在后台发问:“你是我学生周泽兰?”不一会儿,她回复了:“您好,张老师!我是您95级学生周泽兰。看到群中发的您的文章,才知道有这个公众号……”嗯,的确是我的学生周泽兰了!再发照片给她,她也确认照片中的女子就是她;还好,我没有走眼,不然,又要发窘了!
       接下来,她加了我扣扣。从她口中,我获知她的工作在邵伯,家在扬州。每天两地来回赶,也是不容易的。好在她老公在真武工作,两人出双入对,倒也不错。她说她把我微信公众号中的文章看了,“觉得好佩服”,说“要通过文字才能认识真正的你呢”;下线的时候也说:“很高兴重新认识了老师,以前只知道课堂上的老师,现在发现了更多面的您。”看样子,我跟以前的我的的确确不同啊,——真的的的确确如此吗?
       今天又认下了一个学生,很大的收获,异常开心,这也多多少少减淡了昨天的困窘。

小记李仁甫先生

QQ上,扬州市邗江区公道中学吴正兵老师给我留言。

原来竟然是邀请我做一个讲座!

由这个留言,我才知道,近来比较活跃的生成课堂研究中心,原来是李仁甫先生领衔建立的啊。

而李先生,我是知道的。

他,是盐城中学的特级教师。以前,我经常浏览盐城中学主办的三槐居语文论坛,读到了不少其撰写的文章,从而对他的名字印象极其深刻,对他也是极其推崇的,算得上是他的粉丝。他很善于思考,文章写得大胆、尖锐、犀利。2008年,江苏省教师培训中心搞过一次与高考相关的活动,我去参加的,想不到在“活动安排”中见到了他的名字。他竟然是被培训中心邀请来4座讲座的人,虽然他那时候还不是什么特级教师。由此,我总算一堵其真容——很年轻的真容。后来,在宾馆处,我大胆地走近他,做了自我介绍,他竟然也客气地说“久仰久仰”,说也早熟悉我的名字。那时,我的确在报刊上发表了不少教学类的速朽文章,谁知他也能够记下了我的名字了。那天,我们聊了些与语文无关的话题,然后一同漫步南京秦淮河畔,穿越了乌衣巷,还在李香香故居门口逗留了。那次见面之后之后,我更加笃定他日后必有大的发展。因为他太会思考,太勤奋了。果真,不久,从网络上获知他已晋升为教授级中学高级教师,而后又晋升为特级教师了。专业职称和学术荣誉双重晋级。这本是必然的事,我早已料到,但还是为他高兴。特级教师黄厚江先生夸赞过李先生,说李先生能在语文教学上做出成就,靠的是一种精神,就像农民翻地,一钯一钯地翻;就像农民插秧,一棵一棵地插。相比之下,我缺乏的正是这样一种精神。因而,相比较他,我只有羞愧的份了。

至于这次,承蒙李先生及吴正兵老师的抬举与厚爱,被邀请去做一次讲座。这样的事,以前我也碰到过。但是,我何德何能?做讲座,等于是叫我丢人现脸。自己几斤几两,我是最有数的。算了,我还是窝在小丁沟,做一个小教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