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过无痕》导读

风过无痕

风清扬
  
  夜幕铺向整个戈壁,很静。
  一只狼,一只孤独的、年轻的狼在荒凉的戈壁滩上蹒跚向西……他就是风——一只强 壮的饥饿的狼。
  风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他想起了昨天的那只羚羊。当时他很费力地将她扑倒,在张嘴要咬断她的喉管时,却很不幸地看到了她的眼睛——一双流露出绝望、无助眼神的大眼 睛,他呆住了。太象了,太象灰儿了,他忽然感到心很痛,脑子里一片混乱。他到现在也 没搞清他为什么要放她走,他很怀疑自己的狼性是否还健全—一只饥饿的狼居然会放弃到嘴的猎物。
  风实在太累了,他在一块大石旁坐下。
  应该不远了,爷爷说过,穿过戈壁一直向西走两天就能到那片大草原了……
  他好象已经看到自己置身于那片蓝天绿茵羊群之中……他想,再也不看眼睛了。
  风又感到一阵揪心的痛……怎么又想起眼睛来了?他很恼火自己的不争气。
  恍惚中,又听见了枪声,风带领着狼群左冲右突。可是这一次猎人们好象是早有预谋,退路都已封死。枪声越来越近……风有不祥的预感。他回头看看一直跟在身后的灰儿,奇怪,她居然没有一丝的慌乱,眼神还是那么温和……仿佛不是在逃命,而是象往常一样在陪他散步。
  灰儿在风的耳边悄悄说:“跟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这句话还在耳边回荡,风下意识的睁开眼,只有漆黑的夜色……
  又起风了,风往石头后面缩了缩身子。
  看到了,又看到了……那双眼睛,风看到躺在怀里的灰儿,鲜血从她身上的弹孔中汩汩流出,他抬起爪子拼命想捂住弹孔。
  灰儿低声地呜咽……我不想死……我还要陪你去大草原……
  就在那一刻,风看到了她眼中的绝望和无助,仿佛在责备他没能保护她……
  ……你以后要自己照顾自己啦……我想我去不了大草原了……
  风看到血从他爪缝里顽强地流出来,有生以来他第一次流出了眼泪,第一次感觉到了心痛。
  他紧紧抱住灰儿……你不能死……我不能没有你啊……没有你,我找到大草原也没有意义呀……
  别这么说……你……你一定要答应我,你不能死,你一定要去大草原,我的魂会跟着你,你去了我也就去了……
  好,我答应你……我不死……我去……
  …………
  ……灰儿,你说话呀……你怎么不说话?……灰儿……灰儿……
  一声凄厉的嚎叫在山谷久久回荡……
  风木然地趴在灰儿的身旁,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多,仿佛忘了逃生。他觉得自己很无能,连自己的恋人都无法保护,狼群的覆没也是自己的无能造成的……
  一个猎人小心翼翼地端着枪来到这里,当他确认这两只浑身是血的狼都已经死了的时候,其中的一只狼跳了起来——不,是飞了起来。速度之快使他根本来不及扣动扳机,他只看到一双喷出火的眼睛……当其他猎人赶到时,地上只有一堆被撕扯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风抬头看看天色,东方已经泛白。
  他努力站起身,开始继续西行。
  我一定要找到那片大草原,风想,那里才是狼族的天堂,灰儿,我一定把你带到大草原……
  风沙中一只孤独的狼蹒跚西行……

[赏析]
  这是一只让人感动的狼,爱——对他人的和来自他人的——给了他活着和追求的勇气,使他能在哀伤和血泊中站立起来,执着前行。正因为有爱,他对弱者的同情才博大;正因为有爱,他对仇敌的还击才淋漓。
  这只受伤但勇猛的狼,显然不是一只狼,这里的隐喻和象征是那么生动鲜活。当爱情在现实社会中遭受摧残打击时,你仍然能够向着那片大草原——爱情的乐国——奋然前进,你才是一个真正的勇敢者,一只可敬可佩的“狼”。

《不乞求理解》导读

不乞求理解

  

  当被无数的不理解压抑得我透不过气来的时候,我就自然而然地理解了许许多多人的自杀。人说活人不能被尿憋死。憋得你痛不欲生。被有足够多的人理解,或许是人生最好的生存环境?难道理解比空气和阳光比女人和家庭还要重要?我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些问题。
  当然,这些问题只有对永远抱着理想的人才存在。因为这种人并不以世俗的荣誉为终点。别人跑“马拉松”,一跑到终点,一得到世俗的荣誉就停下来了。但那些永远抱着理想的人,却根本就不把世俗的荣誉放在眼里,他们根本就不以“马拉松”的终点为终点。他们跑过了观众眼里的终点还在跑,并且依然是那么执著和陶醉。
  这时候就有人喊“停下来停下来”。如果你置之不理,继续向着自己内心的终点跑,那么对不起,你立刻就在大家的眼里变成了“疯子”、“傻瓜”、“神经病”、“混蛋”——你不仅再没有掌声,再没有为你提供帮助的人,而且还会处处遇到障碍和阻拦。
  我当然也尝到过这境地的滋味。没有鼓掌饱尝寂寞倒是小事,最难受最难办的是来自亲人和恩人的围追堵截。他们绝不让你破坏掉他们因为你而拥有的世俗的荣誉,或者说他们绝对不容许你给他们带来世俗的耻辱。
  他们既然看不见你心中的目标,你远大的理想,他们也就会以他们的目标和理想来衡量你,限制你甚至是迫害你。他们以亲人恩人的面目出现,打着关怀你一切都为你好的旗号,根本不听你说。
  有时候你真是觉得他们比敌人和仇人还可怕还可恨啊!
  面对这样的人,你就是伸出乞求的双手说“请你理解理解我吧”,也无济于事。你如果是一个弱者是一个可怜虫,他们反而会大发慈悲,大加施舍,可是现在你却以一个强者的姿态,跑出了他们预想不到的他们难以接受的范围,他们也就要横下一条心对你实行围追堵截了。
  你要实现你的人生价值,他们却要维护他们的世俗荣誉。他们没有你站得高,但他们比敌人和仇人更有办法来遏制你打击你。
  但你却不忍对他们下手,像他们那样平平常常地活着并没有什么错,错的只是他们竟然成了你的亲人和恩人。他们不能理解你,但你却可以理解他们。
  万般无奈,你就只能对自己下手。
  我相信很多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对自己下手的。
  我不知道我今后的结局怎样,我现在所能做到的,就是学着我的一位朋友的样,硬着头皮向世人宣布:我也不乞求理解!

[阅读导引]

  寻求理解是一个永远的话题。作者提出“不乞求理解”并非不要理解,而恰恰是对理解与沟通的强烈呼唤,希望人人都能以宽容和理解的心态对待别人,创造一个宽容的自下而上环境。本文告诉我们两点:一是在寻求理解的同时应尽量理解别人;二是在特定的情境下,应敢于坚持自己正确的追求而不被世俗的“理解”压倒。
  文章的精采之处,是它对“亲人和恩人”所构成的环境的冷静分析,文中描绘具体生动,使人仿佛置身其中,感受的深刻性也就有了。

《回味贫穷》导读

题目:回味贫穷

作者:何国权
     那是一个十分尴尬的场面。刚刚上学前班的内侄女,硬要我带她去赴同事的喜宴。面对那让人垂涎、油光光、亮晶晶、香喷喷的丰盛菜肴,她却不愿动筷,闹着、喊着要我用筷去夹那独一无二的鸡头和仅有的两只鸡爪给她吃……一位客人十分慨叹:“如今的孩子真难伺候,一个个胃口都吊高了,真真是泡在蜜糖水中的噢……!”这一“噢”,就像一把剑,刺进我那血液流动的血管里,刺进那尴尬的神经中,直钩钩地勾起我对贫穷的回味。
  我们这一代,正当需要营养长身体的那几年,独独遇上了自然灾害加人祸的岁月。记得刚刚考进县师范学校那年,我在寒假中美美的度过了一年中最向往的时光——春节。开学在即,我向爸爸索要开学所需费用,爸爸翻箱倒柜,抖尽衣袋,仅凑足1元钱。我哭了一场又一场,最终还是背上爸爸抗美援朝回来送我的那个让人羡慕的黄书包,赤脚步行,返回离家75里远的县城。
  我怯怯懦懦地走进教导处。无论我怎么说明、申辩:家中太穷,无钱给我交书本费(师范不收学杂费),最终未能打动那位负责报到的老师。不能报到,就意味着没饭吃。
  那天晚上,饥肠辘辘的我,加上75里路程的奔波,浑身像散了架,夜幕未曾降临,我便一头倒在了床上……
  当我从床上爬起来时已是旭日东升。我载着两餐滴水未进的瘪肚皮,又一次背上那个黄书包,迈开那铅重的双腿,返家讨债……
  饿了两餐的我,赤着脚,走在那犬牙交错的砂石公路上,每挪动一步都像挑着百多斤的重担,当我深夜一瘸一拐地摸进庄上,摸到家门前……,当奶奶开开门,看见孙儿又回到了家,心疼的眼泪直往上地滚落。我一下坐在屋内地上,饥饿、劳累、惊吓,把我折腾得仅剩下心脏还在跳动。骨头散了,皮肉酥了,似乎觉得血液在血管里也无力流动了。奶奶点亮小煤油灯,我使足全身力气,爬到锅台前,饿狼扑食般地掀开锅盖,在微弱的灯光下,只见锅内黑黑的……奶奶说:锅里那两碗煮红薯叶是给你爸爸留的,你先吃吧。我大口大口地咀嚼着那黑黑的像墨汁一样的红薯叶,酸酸的、涩涩的、硬硬的、咸咸的……我第二次回到学校,仍然是囊橐萧萧,看着骨瘦如柴的我,老师动情了。好吧,明天去上课吧!
  也许我不该回味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过去,不过我总觉得回味贫穷的过程,也是净化自己灵魂的过程。
  回味贫穷,把那个极不寻常的岁月讲给现在的孩童们听,讲给今日做父母的青年们听,将意味着什么,启示着什么?

[阅读导引]

  一触及篇题便耐人思索:“贫穷”何以“回味”?可当你仔细阅读之后,答案便昭然若揭——“回味贫穷的过程,也是净化自己灵魂的过程。”本文旨在给人们一种启示,一种警策。这正应了一位伟人的话: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文章以“赴同事的喜宴”起笔,勾起对贫穷的回味,两相映对,鲜明之中令人震撼,催人醒悟。
  文章叙事的形象性不足,略显平白。
  这篇文章给我们一个启示:在高考作文中,即使我们没有足够的文学水平,但如果在主题的深刻性上多下些功夫,同样可以取得好的成绩。

《秋颂》导读

秋天的美,美在一份明澈。
有人的眸子像秋,有人的风神像秋。
代表秋天的枫树之美,并不仅在那经霜的素红;而更在那临风的飒爽。
当叶子逐渐萧疏,秋林显出了它们的秀逸,那是一份不需任何点缀的洒脱与不在意俗世繁华的孤傲。
最动人是秋林映着落日。那酡红如醉,衬托着天边加深的暮色。晚风带着清澈的凉意,随着暮色浸染,那是一种十分艳丽的凄楚之美,让你想流几行感怀身世之泪,却又被那逐渐淡去的醉红所慑住,而情愿把奔放的情感凝结。
曾有一位画家画过一幅霜染枫林的《秋院》。高高的枫树,静静掩住一园幽寂,树后重门深掩,看不尽的寂寥,好像我曾生活其中,品尝过秋之清寂。而我仍想悄悄步入画里,问讯那深掩的重门,看其中有多少灰尘,封存着多少生活的足迹。
最耐寻味的秋日天宇的闲云。那么淡淡然、悠悠然,悄悄远离尘间,对俗世悲欢扰攘,不再有动于衷。
秋天的风不带一点修饰,是最纯净的风。那么爽利地轻轻掠过园林,对萧萧落叶不必有所眷顾——季节就是季节,代谢就是代谢,生死就是生死,悲欢就是悲欢。无需参预,不必留连。
秋水和风一样的明澈。“点秋江,白鹭沙鸥”,就画出了这份明澈。没有什么可忧心、可紧张、可执著。“傲杀人间万户侯,不识字烟波钓叟。”秋就是如此的一尘不染。
“闲云野鹤”是秋的题目,只有秋日明净的天宇间,那一抹白云,当得起一个“闲”字野鹤的美,澹如秋水,远如秋山,无法捉摸的那么一份飘潇,当得起一个“逸”字。“闲”与“逸”,正是秋的本色。
也有某些人,具有这份秋之美。也必须是这样的人,才会有这样的美。这样的美来自内在,他拥有一切,却并不想拥有任何。那是由极深的认知与感悟所形成的一种透澈与洒脱。
秋是成熟的季节,是收获的季节,是充实的季节,却是澹泊的季节。它饱经了春之蓬勃与夏之繁盛,不再以受赞美、被宠爱为荣。它把一切的赞美与宠爱都隔离在澹澹的秋光外,而只愿做一个闲闲的、远远的、可望而不可即的,秋。

[评析]
这篇散文写得很美。诗化的语言与句式,浓情的点染和描绘,是其外在的美;而态度的旷达与淡然,思绪的透澈与洒脱,则是其内在的美。作者把秋天人格化、个性化了。这种人格和个性的风度,就是秋天深层美的极致和底蕴。

挽鲁迅联撷萃

挽鲁迅联撷萃

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不幸病逝于上海,噩耗传出,海内外各界人士纷纷撰联以寄托哀思。

蔡元培的挽联为:“著述最谨严,非徒中国小说史;遗言尤沉痛,莫作空头文学家。”联语沉稳谨肃,犹如学者挚友。上联用鲁迅名作《中国小说史略》,下联是鲁迅的遗嘱。

郭沫若有三幅挽联,其中一联日:“方悬四月,叠坠双星,东亚西欧同殒泪;饮诵二心,憾于一面,南天北地遍招魂。”此联含义颇深,当时鲁迅被誉为“中国的高尔基”,而这两位文坛巨星仅隔四个月先后殒落,下联是说自己虽系鲁迅知音,却无一面之缘。

鲁迅当时和孙伏园接触频繁,二人过从甚密,《阿Q正传》当时就连载于孙伏园任编辑的《晨报》副刊上。鲁迅逝世,孙伏园深为悲痛,因以鲁迅所著书中及所主编的刊名缀为一联。联云:“踏《莽原》,刈《野草》,《热风》《奔流》,一生《呐喊》;痛《毁灭》,叹《而已》,《十月》《噩耗》,万众《彷徨》。”此联功力颇厚,堪称嵌名联之绝唱。

正当姚克与美国著名记者斯诺在鲁迅的指导下,精心编译《活的中国》一书时,惊悉鲁迅逝世噩耗,二人悲痛万分,合撰挽联一幅以寄托哀思:“译著尚未成书,惊闻殒星,中国何人领呐喊?先生已经作右,痛忆旧雨,文坛从此感彷徨。”联语贴切生动,既有名著嵌入,又能赞叹结合,其敬仰之情,溢于言表。

1950年10月,在纪念鲁迅逝世14周年的荣话会上,陈毅即席撰挽联一幅,其联为:“要打叭儿狗,临死也不宽恕,懂得进退攻守,岂仅文坛闯将;莫作空头文学家,一生最恨帮闲,敢于嘻笑怒骂,不愧思想权威。”这副幅挽联锋芒闪烁,不失武将之儒风,实乃联中之佳作。

鲁迅逝世的噩耗传到日本,先生在日本的挚友佐藤村夫,甚是悲痛,亦撰联以寄托哀思,联语口:“有名作,有群众,有青年,先生未死;不做官,不爱钱,不变节,是我导师。”此联以排比手法,“三有”对“三无”,歌颂了鲁迅的伟大功绩和高尚情操,切人切事,要言不烦。

在悼念鲁迅的挽联中,最长的一幅要算是先生的弟子唐弢的了,联语凡70言:“痛不哭,苦不哭,屈辱不哭,今年成何年,四个月前流过两行泪痕,又谁料这番重为先生湿;言可传,行可传,牙眼可传,斯老真大老,三十年来打出一条血路,待吩咐此责端赖后世肩。”上联是说高尔基、鲁迅先后四个月逝世,作者悲痛难当,下联是对鲁迅战斗精神的热情沤歌。此联虽长,长而不烦,而又贴切自然。

在挽鲁迅联中,感情最为复杂的要算是徐懋庸了。鲁迅生前曾和徐懋庸进行过论战,虽说鲁迅曾对徐产生过误会,亦撰文严厉的批评过他,而徐还是深敬鲁迅的,因此鲁迅逝世,徐的挽联实在不好写,其联为:“敌乎?友乎?唯余自问;知我?罪我?公已无言。”徐联连续发问更多地表达了自己当时的复杂心情,亦把自己从尴尬的处境中解脱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