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圣遭恶搞,致最近很忙的杜甫的一封信


  开摩托骑白马,打机枪卖西瓜,微博上疯传的一组“杜甫很忙”的语文课本涂鸦图片,让诗圣杜甫穿越时空成了“微博红人”。惨遭涂鸦的图片在微博中广为流传,众网友乐翻了天,但是杜甫的“家里人”——杜甫草堂博物馆负责人表示,网友将杜甫画像拿来涂鸦,是对杜甫的一种亵渎,娱乐也要有一定的尺度,恶搞也需要看对象。(3月24日成都晚报)


       【张广祥一孔之见】对于这位为我们留下了宝贵财富的诗人,我们还是应该心存敬意,可以娱乐但绝不能亵渎。


  杜甫先生:


  最近忙否?请原谅我这来自千年之后的冒昧打扰吧。我是来自21世纪的一个青年,之所以给您写这封信,是想告诉您最近发生在您身上的一些事,还想跟您谈谈我现在所身处的这个世界。


  我相信,作为一名诗人,您心里一定会希望自己的诗作能流传千古,为后人传诵,我想告诉您,您成功了,您的伟大诗作不仅时至今日还被万人传诵,而且它们已经走进了语文课本,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相信即使再过几千年,您和您的诗作依然传世不朽。真的恭喜您,也感谢您,您忧国忧民的伟大情怀令万世景仰。


  或许,这些您已经预料到,但我敢肯定,最近发生在您身上的这件事,您一定没有想到——千年之后,您成了微博红人。您的照片在网络上广为流传,具体请看来信所附的照片。


  不知道看到这些恶搞自己的图片,您会不会生气。不过,我猜,以您老人家“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博大胸怀,肯定不会像那个博物馆负责人那么小家子气。


  请允许我说明,这绝对不是在亵渎您,请您一定明白,网友们对您照片的涂鸦,其实完全是出于内心对您深沉的喜爱,当然,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因为当今的应试教育实在是太无聊和枯燥了,人们通过这种涂鸦,以表达对应试教育制度的不满。


  说到这里,不得不向您说一下我们现在的教育制度。现在我们所有人要想上大学,就必须得参加一个高等学校入学考试,简称高考,而高考的内容是指定的,您的诗作也是考试内容之一,高考指定的内容非常多,而我们必须将所有的内容都记住,然后参加考试,换取分数,在这里,分数就是一切。


  您不知道,准备高考的日子是非常痛苦的,也是非常难熬的,所有人都像待宰的猪一样被人注水,压力非常大,这时,人们会通过涂鸦来发泄情绪,以此缓解压力,说实话,之所以恶搞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人们可都是被逼出来的啊!


  恶搞归恶搞,不得不说,现在的中国,像您这样忧国忧民的人已经很少了,现在的中国都在为金钱和权力而痴狂,道德和良知都被丢弃了,很少人为中国的前途以及百姓的疾苦大声疾呼,而且现在权力和资源被垄断,人们的幸福感和安全感很低,人与人之间都很冷漠,普通民众生不起、住不起、吃不起甚至死不起,人们都很迷茫,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过上民主、自由、幸福而有安全感的生活。


  不知道您是否有答案,期待您的回信。


  血战高达版


  辛苦送水版



  哈利·波特版



  哈利·波特版


  哈利·波特版


  环保出行版

杜甫在诗中竟然预测到了李白之死

才华横溢的著名诗人李白在死因上后人存在着争议。

一种观点认为,李白是病死的。李白族叔、当涂令李阳冰在他的文集《草堂集序》中写道:“阳冰试弦歌于当涂,心非所好。公暇不弃我,乘扁舟而相顾,临当挂冠,公又疾亟,草稿万卷,手集未修,枕上授简,俾予为序。”唐代李华《故翰林学土李君墓志序》云:“姑熟东南,青山北址,有唐高士李白之墓……(李白〕年六十二,不偶,赋临终歌而卒。”李白死后二十九年,刘全白在唐德宗贞元六年(791)作《唐故翰林学士李君碣记》也说:“君名白,天宝初诏令归山,偶游至此,以疾终,因葬于此。全白幼则以诗为君所知,及此投吊,荒墓将毁,追想音容,悲不能止。”


李白死后一百多年,著名的学者皮日休在《七爱诗》中也曾说过“竟遭腐胁疾,醉魄归八极。”古代文献所谓“疾亟”“赋临终歌而卒”“以疾终”,都明白地告诉人们,李白是病卒的。


唐上元二年(761年)秋天,李白抱病投奔时为当涂(今安徽省当涂县)县令的李阳冰。次年病重,临终前赋有《临路歌》:”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推兮力不济。余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左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终年61岁。李白死后,李阳冰将李白葬于当涂县城南5公里的龙山东麓。


现世学者郭沫若从文献记载的”腐胁疾”得到启发,从医学角度进行研究推测,认为李白六十一岁曾游金陵,往来于宣城、历阳二郡间。李光弼东镇临淮,李白决计从军,可惜行至金陵发病,半途而归。此为”腐胁疾”之初期,当是脓胸症。一年后,李白在当涂养病,脓胸症慢性化,向胸壁穿孔,由”腐胁疾”致命,最终死于当涂。但是,这也仅仅是推测而已。


但是,另一种观点认为,李白不是病死,而是醉酒后溺死。李阳冰《草堂集序》说”疾亟”,刘全白《李君碣记》说”疾终”,范传正《李公新墓碑序》说”卒于此”,都不说得的什么病;到了皮日休《七爱诗》中才突然冒出个”腐胁疾”,李白自己也从未提起,为他撰集序与撰墓碑者也从未言及,皮日休生活的年代离李白死去已有一百多年,他从何得知李白是死于”腐胁疾”呢?郭沫若据此推断李白的死因是不妥当的。


酒是李白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在李白的生活中几乎不能没有酒。它可以遣愁:”五花马,千金裘,呼尔将出唤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它可以畅情:”人生达命岂暇愁,且饮美酒登高楼”,”君爱身后名,我爱眼前酒。饮酒眼前乐,虚名何处有”,”感之欲叹息,对酒还自倾”;它可以追求自由:”划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醉来卧空山,天地即衾枕”,”我醉欲眠卿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


李白一生嗜酒成性是出名的,因有”醉仙”之称。玩读李白诗作,就能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诗人的《将进酒》有”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叙赠江阳宰陆调》有”大笑同一醉,取乐平生年”。《赠刘都史》有”高谈满四座,一日倾千觞”。《训岑勋见寻就元丹邱对酒相待以诗见招》有”开颜酌美酒,乐极忽成醉”。《月下独酌四》之三有”醉后失天地,兀然就孤枕,不知有吾身,此乐最为甚”。李白的死会不会与他喝酒有关呢?


五代时期王定保在《唐摭言》中记载:”(李白)著宫锦袍游采石江中,傲然自得,旁若无人,因醉入水捉月而死。”这种说法认为李白是醉酒溺死的,此说正史虽然没有记载,但屡见于文人歌咏。


北宋初期梅尧臣《采石月下赠功甫》一诗说得最为明白:”醉中爱月江底悬,以手弄月身翻然。”醉中在船上爱江中皎洁月影,以手于江水中戏弄月影而翻身落水溺死。这不是比兴,而是实写。那么,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持何看法呢?宋朝陈善《扪虱新话》记道:”坡(苏东坡)又尝赠潘谷诗云:”一朝人海寻李白,空看人间画墨仙。””可见,他也认为李白是醉入水中溺死。元朝时候的学者辛文房在《唐才子传》中说:”(李)白晚节好黄老,度牛渚矶,乘酒捉月,沉水中,初悦谢家青山,今墓在焉。”元代祝成辑《莲堂诗话》也说:”宋胡璞,闽中剑南人,曾经采石渡题诗吊李白:”抗议金銮反见仇,一坏蝉蜕此江头,当时醉寻波间月,今作寒光万里流。”苏轼见之,疑唐人所作,叹赏不置。”


  李白《上阳台帖》


  李白《上阳台帖》为李白书自咏四言行草诗,也是其唯一传世的书法真迹。纸本,纵28。5cm,横38。1cm。草书5行,共25字。款署”太白”二字。引首清高宗弘历楷书题”青蓮逸翰”四字,正文右上宋徽宗赵佶瘦金书题签:”唐李太白上阳台”七字。后纸有宋徽宗赵佶,元张晏、杜本、欧阳玄、王馀庆、危素、驺鲁,清乾隆皇帝题跋和观款。卷前后钤有宋赵孟坚”子固”、”彜齋”、贾似道”秋壑图书”,元”张晏私印”、”欧阳玄印”以及明项元汴,清梁清标、安岐、清内府,近代张伯驹等鉴藏印。


  南宋祝穆《方舆胜览》卷十五《太平州·祠墓》在研究了李白病死与溺死的两种说法后提出疑问:”而捉月之说,岂古不吊溺,故史氏为白讳耶?抑小说多妄而诗老好奇,姑以发新意耶?”那么,李白可能不可能像这些人记载的那样是溺死呢?假若是溺死,为何时人并不加以记载?


  近代学者郭启宏力主李白是溺死的,他在《李白之死的考证》一文中写道:”溺死在封建时代被认为”横死”非”善终”,依古礼属不祥,亲友不能吊唁,还有碍子孙前程,为了掩饰真相,往往当作病故。于是,既顾及忌讳又不甘造假的亲友提笔行文之际未免踌躇,不得已而闪烁其辞。”刘全白于李白死后二十多年撰写《碣记》,当时,李白的儿子伯禽仍然在当涂,于是刘全白恐有碍伯禽及子孙前程,为他避讳而写作”疾终”。其他的人也因为这个原因闪烁其辞。


  学者安旗的观点与之相同,他在《李白纵横探》”李白之死”一节中写道:”稗官野史就完全不足凭信吗?从李白当时近乎疯狂的精神状态来看,这种情况(指溺死)是可能的”。在他的著作中,他还描绘了李白临终的情景:”夜,已深了;人,已醉了;歌,已终了;泪,已尽了;李白的生命也到了最后一刻了。此时,夜月中天,水波不兴,月亮映在江中,好像一轮白玉盘,一阵微风过处,又散作万点银光。多么美丽!多么光明!多么诱人!……醉倚在船舷上的李白,伸出了他的双手,向着一片银色的光辉扑去……船夫恍惚看见,刚才还邀他喝过三杯的李先生,跨在一条鲸鱼背上随波逐流去了,去远了,永远地去了。”


  正像安旗描写的那样,在传说中,李白不仅是溺死的,而且在死后,他”骑鲸升天”了,骑鲸之说,最早见于晚唐诗人贯休的《观李翰林真》:”宜哉杜工部,不错道骑鲸。”到了北宋,文人歌咏便将骑鲸与捉月连起来。如梅尧臣在《采石月下赠功甫》中还写道:”不应暴落饥蛟涎,便当骑鲸上青天。”郭祥正《采石渡》中写道:”骑鲸捉月去不返,空余绿草翰林墓。”金代李俊民《李太白图》:”谪在人间凡几年,诗中豪杰酒中仙。不因采石江头月,那得骑鲸去上天。”当然,这只是文人墨客的美好想象,我们不必信以为真。


  对于李白有可能溺死,杜甫在冥冥之中仿佛有预感。他在”三夜频梦”李白之际,作《梦李白二首》,反复提出自己的担心:”江湖多风波,舟楫恐失坠。””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杜甫深知李白嗜酒,也知李白晚年正”病起暮江滨”。但醉与病都不使他担心,唯担心有舟楫失坠的可能。这种担心不能说事出无因。起码可以说是杜甫在往年与李白交往的实践得出的体验。李白之死难道真的被杜甫的担心所言中吗?


  对于李白是否是病死或溺水无论肯定或否定都无法加以确证,他的死因只能成为千古疑案了。


  节选自《历史密码》,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