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因何是野合所生

  《史记•孔子世家》中说:“叔梁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据考证,生孔子时孔母颜征才年仅16岁,叔梁纥却已经66岁。吉林大学青年学者杨军先生从《诗经》中的恋情诗入手,分析先秦时期的婚俗,论证了孔子因何是野合所生。


  《诗经》中有大量的恋情诗描写春秋时期青年男女约会的场景。其中大多数在城门附近、水边、山间、树林。


  《诗经》中描写约会的诗不少,从诗中看出约会时间的却不多。《郑风•野有蔓草》、《秦风•蒹葭》、《小雅•蓼萧》都提到“有露”,《齐风•东方未明》提到“东方明珠”,《郑风•风雨》提到“鸡鸣”,它们都暗示情人们约会的时间是在天已经放亮到日出前的一段时间。


  《齐风•东方之日》有“履我即兮”、“履我发兮”的字句,许多专家都认为“即”指膝,“发”指脚,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踩了我的膝,踩了我的脚,踩脚还可以作出其他解释,而踩膝就很难说通了,惟一合理的解释就是,二人是相卧在一起的。这种在野外举行的情人间的幽会,发生性关系无疑是其中一项重要的内容。


  野合习俗从周代开始,一直延续到汉初。野合最初产生的时候是一种婚俗,到了西周春秋时,逐渐演变为一种恋爱的习俗。


  汉代史籍中的“桑中之会”说的就是这种风俗的残留。后来由于已婚男子频繁参与,让这种野合活动慢慢变成纵欲的狂欢,败坏了社会风气。在朝廷和民间的强烈反对下,慢慢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


  《史记•孔子家语》中记载,“梁纥娶鲁之施氏,生九女,其妾生孟皮。孟皮病足,乃求婚于颜氏,征在从父命为婚。”这已经透露出,叔梁纥在和孔子的母亲结合之前,已经至少有一妻一妾,而且正妻还曾为他生下九个女儿,妾生过一个有足疾的儿子。


  孔子母亲的身份一定是妾。所以《史记•孔子世家》所说的两人“野合”而生孔子,当是指叔梁纥作为有妇之夫参加野合,与未婚的颜氏发生性关系。因为颜氏怀上了孔子,叔梁纥按当时的习俗娶颜氏作妾。

司马迁为何说孔子是“野合而生”?

孔子的思想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接受。当然,反对孔子的人也很多,有的是误解,有的是曲解,有的是故意不理解,有的是自己走得太偏了,所谓安身立命的本事就是反孔子,现在再掉头接受孔子思想已然来不及了,索性反到底。中国本土更多的是那些西方八手思想在中国变异所下的浑蛋,这些变异的蛋简称变蛋,“变蛋们”仍然不遗余力地、极其轻薄肤浅地攻击孔子。


司马迁一句“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史记·孔子世家》),让那些不相信中国历史、恨不得重写中国历史的“变蛋们”欢腾雀跃,以此诋毁羞辱孔子的身世。这些生于温暖产房、长于温柔之乡,却长了颗鸡贼脑袋的变蛋们,望古文而生今义,以为太史公所谓“野合”,就是他们现在的胡搞。
这个话题,对于稍微正常的人来说,都是个不必掰扯的事儿,这是个常识以下的事儿。但是,对于许多初次接触儒家知识的年轻人来说,解释一下,似乎是必要的——


其实,前人早就说过,司马迁所说的“野合”是有来历的——“今此云‘野合’者,盖谓梁纥老而徵在少,非当壮室初笄之礼,故云野合,谓不合礼仪。故论语云‘野哉由也’,又‘先进於礼乐,野人也’,皆言野者是不合礼耳。”又说:“男八月生齿,八岁毁齿,二八十六阳道通,八八六十四阳道绝。女七月生齿,七岁毁齿,二七十四阴道通,七七四十九阴道绝。婚姻过此者,皆为野合。故家语云“梁纥娶鲁施氏女,生九女,乃求婚於颜氏,颜氏有三女,小女徵在”。据此,婚过六十四矣。”


就是说孔子的父亲年龄“过六十四矣”,而与孔子年轻的母亲结合,是一对“非常男女”的结合,这种结合就是不合乎常规的“野合”,就像82岁的杨振宁娶28岁的翁帆一样,在古人看来就是“野合”。


变态的您对以上解释,还是不信,您可能怀疑以上解释是儒家子弟美化孔子的牵强之语,是先有了结论再为结论寻求证据的。行了,不跟你说这个。


去年今日,我陪同王鹏先生一行应邀参加孔子诞辰2560年的纪念活动,次日去拜谒孔子出生地尼山。在去尼山的路上,看着山峦起伏的景象,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孔子的父亲母亲如果真是像现代人所理解的野合的话,那就太猛了——孔子生日,换算成阳历,为9月28日,即今天所纪念的孔子圣诞日。我们算算:女子十月怀胎,实际上一般不足十月,就按9个月算,孔子母亲的受孕时间应当为阳历1月。请山东的朋友说说:这个时候的山东农村是什么天气?这个时候山东的山区是什么气温?再想想2560年前的山东农村是什么保暖条件?去年11月我又应邀去曲阜参加一个研讨会,当时已经是零下6、7度了。即便是过两个月,到来年元月,我看气温就是升也将山区的气温升不到零度以上。那么,在这样的气温里,不要说请孔子那年过“六十四”的父亲到野外去野合,就是请现代那些啥族穿着羽绒服、皮大衣到山区、到公园去体验一下你们所理解的“野合”你们干不干,你们干得了吗?


有关司马迁所说“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我没有认真细致考证过这个事儿,其实也用不着。按照情理和常识这么大概一推算,就知道司马迁所说的“野合”跟现代人所说的不是一回事儿。现代人所说的“野合”是电影《红高粱》中的那种,也是这部电影将这个词儿普及开来的。


其实,退到无处可退地说,就算是现代人所说的野合所生,又有啥关系?谁的祖先不是从树上走下来的?谁的祖先是穿好衣服化好妆生出来的?谁不是野人的后代?

孔子“野合而生”?

孔子是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尤其是在儒家思想被封建社会封为正统治后,他就一直被奉为“圣人”、“素王”,倍受推崇。古语云: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然而孔子的身世是一个难解的历史之谜,历来说法颇多:有说他出生于屠夫之家的;有说他父亲是鲁国小官吏的;更有人说他根本没有父亲,他是母亲郊游时踩到巨人的脚印感应而孕才得以出生的。总之,随着孔子由普通人变成“圣人”,他的身世也逐渐变得高贵起来。


然而,目前较为正统的观点是孔子系“野合而生”。《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叔梁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叔梁纥便是孔子的父亲(叔梁为字,纥为名),“野合”指男女关系者,即“野外交合”之意。孔子名丘,字仲尼。《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生而首上圩顶,故名曰丘云。”“圩”乃是凹陷之意;“丘”则是小山、土堆,是凸起之地,两字含义恰恰相反。尼丘即是颜氏与叔梁纥的野合之地,因此颜氏求子去尼丘祈祷,生子也取名尼、丘。这似乎可以作为“野外交合”说的一个佐证。但是既然孔子父母是夫妻,那么他们必然有自己的家,何必跑到野外的尼丘山的荒地去“野合”呢,有关这个问题,倒有不少说法。据《孔子家语》记载,叔梁纥是当时鲁国有名的武士,建立过两次战功,曾任陬邑大夫。叔梁纥先娶了鲁国的施氏,生了九个女儿,但是没有儿子。在男尊女卑的社会,没有儿子是备受歧视的。于是叔梁纥又纳了一名小妾,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孟皮。但是孟皮的腿残废又娶妾,生一子,取名伯尼,又称孟皮。孟皮脚有毛病,叔梁纥很不满意,于是又娶颜征在。当时叔梁纥已66岁,颜征在还不到20岁。然而老夫少妻,在春秋时期是不合礼仪的婚配,因为孔子之父叔梁纥年老而母亲颜征年少,故两人结合不合礼仪。司马贞《史记索引》就说:“今此云野合者,盖谓梁纥老而征年少,非当壮室初笄之礼,故云野合,谓不合礼仪。”没有办法,他们二人虽然是夫妻,只能去“野外交合”。


张守节《史记正义》这样解释《史记》的“野合”之说:“男八月生齿,八岁毁齿,二八十六阳道通,八八六十四阳道绝。女七月生齿,七岁毁齿,二七十四阴道通,七七四十九阴道绝。婚姻过此者皆为野合”。颜征在与叔梁纥结婚时,叔梁纥已在六十四岁以上,而颜征在还年轻,因为岁数不相当,所以叫“野合”。在古代,“野合”并非像现在这样被人嗤之以鼻,相反,它是一种吉祥、美好而神圣的象征。所以在墓砖、岩画、绘画、雕刻中常有“野合图”。野合之风沿袭甚久,《后汉书·鲜卑传》载:“此春季大会,洗乐水上,饮宴毕,然后婚配”。此处“婚配”即xing交。现代学者从婚姻制度考察,认为孔子所处的时代对偶婚盛行,而男子又处于当家作主的地位,所以每当花好月圆之夜,许多男女就会聚集到一定的地点,唱歌跳舞,以至幽会。《左传·定公十年》记载齐鲁在祝其会盟,齐侯宴请鲁公,孔子对梁邱据辞谢说:“牺象不出门,嘉乐不野合……是弃礼也。”这里的“野合”,是在野外宴享、奏乐的意思。那时的“野外交合”,并非像现在偷偷摸摸,唯恐被别人知道,而是一种光明正大的事情。至于狂欢的场所,《墨子•明鬼》记载:“燕之有祖(通“沮”),当齐之社稷,宋之有桑林,楚之有云梦,此男女之所属而观也。”沮泽、桑林、云梦,就是当时的人们野合的好去处。


只是到了秦朝,这种风俗才被禁止。秦始皇二十八年封禅泰山时专门刻石为戒:“贵贱分明,男女理顺,慎遵职事。”三十七年,又在会稽刻石警告:“有子而嫁,倍死不贞。防隔内外,禁止淫逸,男女絜诚。夫为寄豭,杀之无罪,男秉义程。妻为逃嫁,子不得母,咸化廉清……”秦朝的律令对后世的婚姻制度起了重大的作用,野合之风才渐次改正。


还有一种观点认为,孔子的“野合而生”是强奸的结果。“所谓野合,只能是指这位少女(按:指孔子的母亲颜征在)在野外被老奴隶主叔梁纥强奸,迫使她怀孕而生下孔子”。蔡尚思就是这一观点的坚定论者,他认为根据有二:一是《史记》所载孔母颜征在十分忌讳孔子父墓之所在,在生前从没告诉过孔子是谁的儿子,因此孔子才不知道其父叔梁纥葬在那里。而孔子的母亲为什么要这样呢?这就是因为“野合”之事。东汉经学家郑玄曾云“孔子之父陬叔梁纥,与颜氏之女处在野合而生孔子。征在耻焉,不告。”二是《论语·子罕》记载,孔子自称“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这说明孔子的母亲因出身贫寒,其与叔梁纥“野合”而生的孔子又得不到孔氏家族承认,否则作为大夫的儿子,孔子在少年时的生活是不可能贫困的。
然而,此观点受到了许多学者的批驳。他们根据考证,找出了几大例证来推翻“强奸”说。他们认为,古人所说的“野合”,与强奸没有关系。司马迁十分敬重孔子,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如果他认为是羞耻的事,也许不会这样写。把“野合”解释为“男女苟合”,主要是现代人的说法。1936年版的《辞海》,在解释古代“野合”的含义之后附注:“今亦称男女苟合曰野合”。新编的《辞源》也在解释了古代“野合”的含义之后说:“后亦称男女私通为野合”。如果“野合”是一种强奸行为,而颜氏又耻之,很难想象还会到尼丘去祈祷神灵赐生儿子。而且,说颜氏耻于“野合”,这实际上是以汉朝以后人们的观念去揣度前人。因为,春秋时期保留着许多原始的婚俗遗风,“野合”在当时并非耻事。至于“讳墓”一事,这其实也不难理解。《世家》载:“防山在鲁东,由是孔子疑其父墓处,母讳之也。”(按:孔子出生后不久,叔梁纥便去世葬于防山。)防山在曲阜城东约二十五里处,这在古代交通不便的情况下是一个不短的距离,所以,当年幼的孔子问自己的父亲所葬之地时,颜氏很可能笼统地告诉他在城东的防山。所谓“母讳之也”的“讳”,应是指对孔子问题的一种含糊其词式的回答,而并不是有意要隐瞒事实。


至于郑玄的论断,很可能是根据司马迁的话以意发挥,增加了“征在耻焉,不告”这句话。这样”就把“野合”的含义有可能接近了强奸的意思。但是有人曾以孔子生日(夏历八月二十七)推知孔母受孕之时在冬季,这时野外天寒地冻,绝不会有野合之事,更不用说强奸了。尽管冬天发生的强奸案也并不罕见,但是真正的理由很简单:若颜氏是被强奸,那她肯定是希望不会致孕的,怎么还会去尼山祈祷求子呢?


也许,“野合”真正的解释就是二者私通。春秋战国时代的两性关系以及女性的贞操观念,都与后代、特别是宋代以后大不一样。尽管当时孔子主张“男女行者别于涂”,孟子亦曾主张“男女授受不亲”,但是这种观念在当时并未为社会普遍接受。从《诗经》中我们就可以看到大量男女自由结合的例子。此外,《周礼•地官•媒氏》更明确规定:“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可见,当时从风俗到制度,从宫庭到民间,男女关系都是相当开放的,野合私通不足为奇。孔子自称“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这是因为孔子的祖先是贵族,但到他父亲时已大不如前,而并非由于他是私生子的缘故。在古代寡妇与宋代以后相比是非常高的。《后汉书•伏侯宋蔡冯赵牟韦列传》记载,东汉光武帝刘秀的姐姐湖阳公主在丈夫死了不久,曾对刘秀说:“宋公威容德器,群臣莫及”,要求改嫁宋弘。刘秀就把宋弘请来商量,并让湖阳公主坐在屏风后面听。所以我们现代人没有道理用血统论去指责孔子是私生子。


总之,孔子的身世扑朔迷离的,这种特殊身世和早期的坎坷经历,应该说对孔子一生在仕途和思想上的发展也有微妙的影响。上述观点虽有分歧,但是大都认为孔子“野合而生”是可信的。至于孔子的父母为什么要野合,则是各有评论,莫衷一是了。

孔子是野合之产物吗?

有人说孔子是野合的产物。说从孔子的名字就判断得出他是野合的结晶。孔子,名丘、字仲尼。孔是指山洞,丘是指野合地点在一座小山的山洞里,仲是排行。伯仲叔季,他是他父亲的第二个孩子。他母亲是未婚少女,尼通假字,通泥,是父母野合的直接证明。因在山洞里,两人身上都沾上了泥土。他的名字是为了纪念父母的野合。这样的诽谤真是荒谬绝伦。


说孔子是野合的产物大致有三种说法。


其一:桑社结合说。天然的交合场所叫桑社。一位名叫叔梁纥的60岁男子赶桑社时结实了颜姓女子圣人孔子就此诞生。


其二:强行非礼之说。《史记·孔子世家》记载:“丘生而叔梁纥死,葬于防山。防山在鲁东,由是疑其父墓处母讳之也。”孔子疑其父墓处而孔母不告诉他。《史记·孔子世家》记载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有人结合《史记·孔子世家》的记载提出强行非礼说。认为孔母颜氏被孔父叔梁纥强行非礼而生孔子。孔母耻之。所以不告诉孔子其父墓在何处。


其三:私生子说。是由复旦大学历史系的某位教授提出的。其依据也是《史记·孔子世家》的记载。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将野合理解为私通,所以提出私生子说。


《史记·索隐》中将野合解释为不合礼仪。因为叔梁纥老而颜氏少,老夫少妻不合礼仪。虽然这种说法已经越来越被认可。可使还是有人认为中国人自古就有为尊者讳这一传统。唐·司马贞为了避讳孔子是野合的产物才如此解释。


关于孔子是野合的产物可谓众说纷纭。其始作俑者为谁?司马迁也。司马迁首次提出纥与颜氏野合而生孔子。将野合一词与孔子联系在一起。据笔者考证,司马迁作《史记·孔子世家》其史料来源于《论语》与《孔子家语》二书。孔子家语卷十本姓解第四十三记载:叔梁纥有九女而无子。其妾为其生一子孟皮有足病。于是求婚于颜氏,颜氏有三女,其小曰征在。颜父问三女曰:“陬大夫虽父祖为土,然先圣之裔,今其人身长十尺、武力绝伦。吾甚贪之,虽年长性严不足为疑,三子孰能为之妻?”二女末能对。征在进曰:“从父所制,将何问焉?”父曰:“即而能矣。”遂以妻之。征在即往庙见。以夫之年大,惧不时有男而私祷尼丘之山,以祈焉而生孔子。故名丘字仲尼。司马迁认为叔梁纥年长在颜征在年少,其二人婚配不合礼仪,故曰野合。这是司马迁称之为野合的本意。奈何后世之人却将野合二字解释为野外交合,故众说纷纭。孔子曰:“述而不作”汝作《史记·孔子世家》述《孔子家语》其旧足矣,为何不述而作,作野合二字,汝不谤孔子,孔子却因汝而被谤,汝之罪大矣。


我对此文的想法:孔子家语所谓的“野合”并不是我们平时所理解的野合,仅是不合礼仪而用之而已。另外想的就是:并不是读所有的书都可以像五柳先生那样“不求甚解”,否则曲解别人的本意是否是一种不尊重呢?并且有时候去多想想也是一个开智慧的过程吧。而且一旦我这样的小人物误解点文化也许并不会造成大影响,而像司马迁一个让人误解的用词将误多少人啊。有时我觉得当老师也是一样,如果不能确定的问题可以和学生讨论,让学生查阅、思考,而不要直接将自己的观点灌输,否则也会误人子弟的吧,呵呵,不过我有时也确实会“好读书,不求甚解”因为时间、因为看书的好坏。每一本书中都可能会有营养成分。

孔子不是好老师的十大理由

 

第一,没有做老师的理想。孔子不是一开始就想当老师的,而是想做官,且鼓励学生也做官。中年以后,仕途不如意,半路出家做老师。

第二,不安心教学。孔子一生都想做官,周游列国,郁郁不得志。他是一路“跑官”,一路教学,学生读书之外,还要负责孔子的安全和饮食,像唐僧取经。如果能做官他是绝对不会教书的。就像今天读书人,考公务员也比考教师的多。


第三,偏袒学生。孔子最器重的学生是颜回,颜回死了他伤心痛哭。实际上,他的学生,每人有每人的才华,不该有所偏袒。为什么偏袒颜回?一方面,他确实很刻苦很听话,这样的学生老师都喜欢。另一方面,是否与家庭背景有关不得而知。众所周之,孔子母亲姓颜,孔子名丘,字仲尼,而颜氏家附近就有一座尼丘山(山东曲阜东南),仲是老二。孔子父亲早逝,3岁就随母亲在姥姥家居住。孔门弟子有8人出自颜氏,他们是孔子最初的学生,都是从姥姥家带出来的。


第四,收受学生礼金。学生拜见孔子,是要收见面礼的,即一捆腊肉。三千弟子,就三千捆腊肉,应该不算少。有时还组织学生捐钱。


第五,打骂学生。对于不听话的,孔子经常打骂。宰予,白天睡觉,被孔子骂“朽木不可雕也”。子路,喜欢说话,好心办坏事,也经常挨骂。仲由,经常惹老师生气,被骂最多的。实在不听话的,孔子还会让其他学生打他。


第六,轻视女性。坚持不收女学生。始终认为,惟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第七,轻视农民农业,不仅自己不喜欢,樊迟学稼,还被孔子骂为小人。


第八,轻视少数民族。孔子认为,“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第九,崇尚复古主义,缺乏创新精神。孔子讨厌现代,认为三代以上最好,做梦都梦到周公。他的座右铭是:“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第十,讲究吃穿。缁衣,羔裘;素衣,麋裘;黄衣,狐裘。饭菜变质,不吃;颜色难看,不吃;气味难闻,不吃;不到吃饭时间,不吃;做得方法不对,不吃;不放酱,不吃。等等。

 

转自网络

孔子和老子就是布衣学者

老子 孔子 东平汉墓壁画






老子 孔子 东平汉墓壁画


  孔子到底长什么模样?两千多年来世人一直没有定论,从前年孔子标准像的全球发布,再到奥运会上是否要抬出孔子的争论,孔子注定时不时成为一个话题人物。山东省文物部门近日透露,目前最早的孔子壁画像已经在山东现身———这就是前不久在东平县一座汉代墓室中发现的孔子见老子问礼故事的彩绘壁画。孔子研究专家认为,这身布衣打扮的孔子像表明,在当时的老百姓心目中,孔子就是一位普通布衣学者。


吴道子笔下的孔子


吴道子笔下的孔子


孔子基金会发布的孔子标准像


孔子基金会发布的孔子标准像



  山东省东平县发现的这幅孔子壁画是目前山东唯一一幅保存完好的孔子问礼故事绘画图,孔子面部的胡须清晰,道道皱纹满额,鼻翼高挺,颈后凸瘤,形象写实。这幅存世两千年左右的孔子画像,为研究这位古代先贤圣人的实际形象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最古老完整的孔子像


  擅长汉代文物研究的山东省东平县文物所副所长杨浩向山东媒体介绍说,山东迄今已发现多座汉代壁画墓,其中代表性的有四座:一是济南北齐壁画墓,是上世纪80年代发现的;二是1953年发现的东平后银山谆于卿壁画墓,但那座墓至今还封存着;三是宁阳县前几年发现的玉皇山壁画墓,可惜被不法分子破坏;第四座就是东平这座汉代壁画墓,也是目前山东发现的保存最完好、内容最丰富的一座壁画墓。
 
  “孔子见老子”问礼壁画分为两幅,先是孔子、老子二人相对,老子略显瘦小,身稍外侧,右手抬至胸部,左手微曲置于胯部,微微侧首看向孔子,似有拒绝之意。孔子身材则显魁梧肥胖,身体前倾,双手拢于胸前,首微扬,面向老子躬身作谦虚问礼状。第二幅则是二人互相拱手相对状,犹如尽兴交谈。


  原本就是布衣学者


  孔子为何要拜见老子?有学者认为,史料记载确有其事。孔子三十五六岁那年,在鲁昭公的支持下,带着几个弟子西行到洛邑向老子学习。


  至于孔子究竟容貌如何,如今有据可考的官方史料并不多。其中,《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长九尺六寸,俗谓长人而异之。”由孔子弟子撰写的《论语·述而》,更侧重描述孔子的气质,以10个字概括:“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


  据传说,孔子出生后,曾因相貌丑陋遭到母亲遗弃。至于如何丑陋,又有多个版本,“七陋”的说法流传最为广泛。据孔子研究专家、曲阜师范大学文化学院教授骆承烈介绍,宋代一部孔子家谱中,竟描写出孔子有49个地方与常人不同。


  骆承烈认为,东平汉墓壁画的孔子像一方面说明,自古以来,中国便有尊师重教、尊贤重才的传统美德;另一方面,可见在当时的老百姓心目中,孔子的形象就是一位普通布衣学者。


  ◇相关链接


  因时而异的孔子像


  孔子研究专家骆承烈收藏有2000多件孔子像。他认为,今天人们见到的孔子形象,均系后世想象而来。而想象的依据,却反映了不同时代不同地位之人的孔子观。


  在孔子去世后近三百年时间里,保持着布衣学者的身份,直到公元前195年,汉高祖刘邦十二年自楚过鲁祭祀孔子,并封孔子九代孙孔腾为“奉祀君”。后来,汉武帝刘彻“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孔子的地位越来越高,历代帝王纷纷对孔子及其子孙加封加号。


  与此相应,画像中的孔子也在漫长的历史中实现着身份的转变。汉画像石中所出现的孔子,多半是一位学者形象。流传最为广泛的版本,要数唐朝吴道子所绘《孔子行教像》。画中,孔子宽衣博带,不着官服,不带官气,拱手站立,面目慈祥,虔静,不离学者的形神特征。至顾恺之所绘《孔子为鲁司寇像》中,孔子着官服、戴官帽,一副官员气派,体现了孔子较高的政治地位,但也是面容和蔼,一副“为政以德”之态。


  自宋元以后,孔子相继被谥为“至圣文宣王”、“大成至圣文宣王”,其服饰便由公侯制进到帝王制。“唐代封孔子为文宣王,宋、元因循,是把孔子政治化;近代康有为推尊孔子为孔教教主,属于把孔子神化;民国以来,文化激进主义流行,‘打倒孔家店’的口号响彻云霄,孔子于是成了封建文化的代表。”一位学者说。随着时代的变迁,孔子的地位也经历了大起大落,这种变化在不同时代的孔子画像中昭然若揭,或被抬高或被贬斥。

孔子教育思想与素质教育(获奖论文)

2001年中语会青年语文教师研究中心第四届年会一等奖

孔子教育思想与素质教育

江苏省江都市丁沟中学 张广祥

[内容提要]

孔子是我国古代最伟大的教育家,其教育思想与当前素质教育有很多相通之处。一、启发诱导,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孔子提出了“不愤不启,不悱不发”的著名论断,教育活动始终以学生为主体。二、因材施教,发展学生的个性特长。孔子主张根据学生的个性差异和实际水平,进行不同的教育,从而实现共同进步、共同发展的教育目的。三、倡导乐学,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其方法主要有:一是建立融洽的师生关系,民主教育;二是正面表扬激励。四、指导学法,培养学生的学习习惯。孔子在其教育活动中,注重学习方法的渗透和指导,让学生自己会学习。总之,今天我们实施素质教育,很有必要研究、学习、借鉴孔子的教育思想。



21世纪国际间综合国力的激烈竞争,实际是科技、人才和国民整体素质的竞争,归结到当前就是教育事业的发展特别是教育质量的竞争。现在的青少年一代到下世纪将成为社会主义建设的主力军,他们所受的教育和质量如何,直接关系到国家的命运。为使我们的祖国在新世纪立于世界强国之林,我们当前最要紧的任务是要使中小学真正摆脱应试教育的影响,全面实施素质教育,把素质教育的口号吹得更响,把素质教育的旗帜举得更高。如何推进素质教育的实施,许多教育工作者都撰文发表了睿智卓见;本文拟就孔子的教育思想和素质教育的关系谈点粗浅看法。

孔子是我国古代最伟大的教育家。他一生的大部分时间和主要精力从事“施教”,培养了一大批有才干的学生,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形成了比较系统的教育思想。笔者认真阅读了《论语》,对孔子教育思想作了较为细致的研究,发现他的教育思想与当前的素质教育有许多相通之处,很值得我们研究、学习和借鉴。

一、启发诱导,发挥学生的主体作用

启发式教育,是孔子最重要的教育思想。他在长期的教育实践中认识到,要使学生获得广大博深的学问,就必须依靠学生自觉地思考,发挥他们的主体作用。于是他总结出了“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也”(《述而》)的著名论断。孔子在这句话中关于“启”、“发”的议论,就是我们今天“启发”一词的最早起源。按照朱熹的解释,孔子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如果一个人不发愤求知,我是不会开导他的;如果一个人不是到了自己努力钻研,百思不得其解而感觉困难的时候,我是不会引导他更深入一层的。不难看出,孔子的这种启发式教育的精神就是,学习的主动权必须交给学生,目的是发展学生的思维,使其学会举一反三;教师在教育活动中只起主导作用,即对学生有目的地引导和及时启发。

孔子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如他的学生子贡未能做到全面发展,孔子就注意启发诱导,《公冶长》载有这样一件事:“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女,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翻译成现代汉语就是,有一次子贡问孔子:“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孔子说:“你好比是一个器皿。”子贡又问:“什么器皿?”孔子回答说:“宗庙里盛黍稷的瑚琏。”意思是说,从个别场合看来,子贡是个体面的器皿,但却没有注意到全面发展。你看,孔子的教育不正是启发式教育吗?孔子的教育活动不是以学生为主体吗?

孔子启发式的教育方法,对我们现今教育是很有启示的。有一段时间,我们的教师认为课堂上不讲似乎对不起学生,不讲就是没有尽到教师的责任,不讲就是没有水平。于是课堂上一讲到底,满堂“灌”的情况屡见不鲜。学生没有思考的余地,没有自己学习、消化的时间。课堂上,“主体”变成了“客体”,学生成了被动接受知识的容器;“主导”变成了“主宰”,教师完全成了教学活动的中心。这实在是有悖于教学规律的。我们必须学习和领会孔子的启发式教育思想,像孔子那样注重学生的主动学习,启发诱导,而不越俎代庖,体现学生的主体性。

二、因材施教,发展学生的个性特长

孔子在他长期的教育实践中,创立了人性差异的观念,以“性相近也,习相远也”(《阳货》)作为教育实践的指南,并进而提出了因材施教的教育原则。他说:“力不同科,古之道也。”(《八佾》)主张根据学生的特点水平,进行不同的教育,即“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雍也》)。虽然孔子并没有直接提出“因材施教”这四个字,而是由南宋大儒朱熹在《论语注》中的“夫子教人,各因其材”这八个字所归纳的,但孔子确实有着这种“因材施教”的思想,孔子的教育实践实实在在地充分体现了这一思想。

实施因材施教的关键是对学生有深刻而全面的了解,准确地掌握学生各方面的特点,然后才能有针对性地进行教育。孔子就十分注重观察、研究学生。他采用的方法有“听其言而观其行”(《公冶长》),以及“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废哉,人焉瘦哉?”(《为政》)即通过观察和与学生谈话进行全面了解。正因为如此,孔子十分熟悉他的学生的特点与个性,比如他说过:“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 。”(《先进》)就是说他的学生高柴愚笨,曾参迟钝,颛孙师偏激,仲由鲁莽。

正是由于对学生的充分了解,所以孔子的教育和教学就能够根据学生的实际水平和个性特点来进行。同样问“仁”、问“孝”、问“政”,孔子的回答往往是难易、深浅、详略、繁简各不相同。如樊迟和颜回都问“仁”,孔子回答樊迟是“爱人”,回答颜回却是“克己复礼为仁”。

孔子的因材施教的教学方法,对于现在实施素质教育也是大有启发的。在相当长的时期里,我们的教育模式采用的是“齐步走”的做法,抹杀了学生的个性差异,出现了优生“吃不饱”、后进生“吃不了”的怪现象,不能保证全体学生的素质都得到提高。另外受应试教育的影响,教育评估片面,只考查学生所谓“正课”分数,高分则优。学生的思想品行、身心素质、个性特长等,一律被置之度外。于是造成了“高分低能”、个性特长被扼杀等可悲的现象。今天我们实施素质教育,就应该吸取孔子因材施教的思想,从学生实际出发,注重学生的个性特点,从而实现共同进步、共同发展、共同培养的目的。

三、倡导乐学,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

孔子是乐学(愉快教学)的积极倡导者。他深知,要博学,必须愉快地学,要学习得好,必须心情舒畅,所以启发学生说:“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之。”(《述而》)指出学习是一件快乐的事。他还把乐学作为治学的最高境界。他说:“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雍也》)他以“知之”、“好之”、“乐之”这三种学习的态度相比较,一层深入一层,说明乐学的效果最佳。所以,孔子学习起来“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述而》)。他说:“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述而》)意思说,在学习中发现了乐趣,本身就是一种最高的享受了,那么,即使吃粗粮,喝冷水,弯着胳膊做枕头,也有着乐趣。

孔子善于培养学生学习的兴趣,总是巧妙地把学生领入一个个引人入胜的境地,使他们感到美不胜收,学起来轻松愉悦,“欲罢不能”(《子罕》)。那么孔子是如何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使学生乐学的呢?

一是建立良好的师生关系,注重民主教学。这应该是令学生乐学的前提。人是有情感的动物。师生感情融洽与否,直接关系到学生的学习情绪。师生感情冷漠,不可能创造出一种和谐的学习气氛;师生感情融洽,师爱生,生敬师,这样学生内在的情感自然被触发,并进而如同“爱屋及乌”般喜欢上教师的讲授,学习的兴趣浓了,劲头足了,此所谓“亲其师而近其道”也。孔子对学生十分热爱,与学生关系十分融洽。从不摆教师的架子,总是与学生平等地讨论问题,而且也能放下架子向他的学生学习。教学态度谦和、民主、诚恳、友爱,教学气氛轻松愉悦。今天,我们更应该像孔子那样,对学生讲平等,讲民主,讲感情。

二是正面表扬激励。这是让学生乐学的重要手段。每个人都有一定的自尊心,有让人肯定的心理。孔子就善于从正面表扬学生、激励学生。据统计,《论语》中关于孔子对学生的表扬共有17处,批评只有6处,说明孔子是以表扬为主的教育方法。即使批评学生,也总是善意的,从不伤害学生的自尊心。如此,他的学生总是爱学习,学习起来有积极性,乐此不疲。我们今天的教师也应根据学生的心理,恰如其分地运用激励机制,调动学生的学习兴趣。一个眼神、一句话、一个分数,都可以给学生很大的鼓舞,从而使他们学习起来更投入。

爱因斯坦说过:“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在今天,我们应像孔子那样,致力于培养学生的学习兴趣。发扬民主,热爱学生 ,建立平等融洽的师生关系,多肯定,多表扬,创设轻松、愉悦、和谐的教学情境和氛围,从而使教育活动生动活泼,达到最佳的教育效果。

四、指导学法,培养学生的学习习惯

善于对学生进行学习方法的渗透和指导,培养其良好的学习习惯,也是孔子教育思想的内容。比如,孔子要求学生多闻多见,“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为政》);要求学生“敏而好学,不耻下问”(《公冶长》);学习要循序渐进,“无欲速……欲速,则不达”(《子路》);学习要有恒心,“譬如为山,未成一篑,止,吾止也;譬如平地,虽复一篑,进,吾往也”(《子罕》);重视温习,“学而时习之”(《学而》),“温故而知新”(《为政》)……不一而足!

学思结合的学习方法,应该为孔子最为强调的。

孔子十分重视学,他说:“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卫灵公》)。同时又重视思,说:“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四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季氏》)孔子通过自己的体会,说明了学与思二者不可偏废,只强调一面或者使两者脱节都不可能取得良好的学习效果。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为政》)徐干的《中论·治学篇》也引用过孔子的话:“弗学何以行,弗思何以得,小子勉之。”足见孔子是大力主张学思结合,二者并重的。

总之,孔子在平时的教育活动中,是十分注重学习方法的指导的。孔子注重学习方法的指导,其目的是培养学生有一个良好的学习习惯,让他们自己会学习。在孔子看来,光有知识,没有能力,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学会生存》一书的作者埃德加·富尔精辟地指出:“未来的文盲不再是不识字的人,而是没有学会怎样学习的人。”这句话不难理解,但可惜的是,目前相当多的教师仍没摆脱只教知识不教方法的传统教育模式,他们自己从教材中提取知识,然后通过分析把它“喂”给学生,这种让学生被动接受知识的做法,不利于发展学生的智力,结果是相当一部分学生一离开教师就手足无措。因此,实施素质教育,我们就必须像孔子那样,教给学生学习的方法,培养其良好的学习习惯,使其更好的适应未来社会的发展。

孔子在其40年的教学生涯中,对教育的各个方面作了较系统全面的论述,形成了其博大精深的教育思想。其中有糟粕;更有若干精华,充满了智慧之光。今天我们实施素质教育,很有必要去好好研究其教育思想,吸取其中的精华,把我们的素质教育搞得更好、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