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方友小小说《女票》赏析

一场惊心动魄的柔情


——孙方友小小说《女票》赏析


王有国


 


孙方友的小小说创作深得中国古代小说的精髓,注重故事情节的生动曲折,通过故事来刻画人物。他的小小说讲述了一系列的传奇故事,塑造了众多的传奇人物。因而非常具有可读性。强烈的故事性构成了孙方友小小说的主要魅力。


《女票》就是一篇故事性很强的小小说。一个匪首绑了一个女票,因无人来赎票,准备撕票。但他手中的枪却犹豫不决,始终下不了手。原因是被女人的美貌(或者说是魅力)所吸引。一开篇故事就充满了悬念,读者的心被牢牢抓住,女票究竟能不能活命?作者欲擒故纵,不急着叙述故事,而是闲下笔来肆意铺排,玩散文笔法,以吊足读者的胃口,使悬念更悬。


  


  被绑的女人一脸冷漠,静静地望着前面的那个男人。她看到他又卸了枪,那枪被卸得七零八落,似一堆废铁。废铁在阳光下闪烁,显示出能吃人肉的骄傲。他用手“洗”着零件,眨眼间,那堆废铁又变成了一只“黑乌鸦”,在他的手中“扑扑棱棱”展翅欲飞,然后又被牢牢地攥住。


怎么还没听到枪响?芦苇荡的深处传来了故作惊诧的询问声。


  “头儿,舍不得那娘儿们就放了她嘛!”有人高喊。


  一片嬉闹声。


  他蹙了一下眉头,抬头望天。天空瓦蓝,白云如丝般轻轻地飘过,穹顶就显得无垠而辽阔。阳光在湖水里跳荡,堆银叠翠。芦苇摇曳,晃得人醉。那女人仍在盯着他。他看到女人那乌黑的秀发上沾满了芦花。白皙的脸冷漠无情,丰腴的胸高耸如峰。


 


后来,匪首终于被女人细嫩的大腿吸引,浑身窜火。他不准备打死女人,于是玩了个花招,让一颗子弹在弹槽里转动,结果有两种可能,空枪和实枪。他跟女人说:“这里面只有一颗子弹,如果你命大,赶上了空枪,我就娶你为妻。”


女人很轻蔑地望着匪首,然后悠然地闭了双目。


  


那时刻湖心的岛坡上很静,一只水鸟落在女人脚下,摇头晃脑地抖羽毛。芦苇丛里藏满了饥饿的眼睛,正朝这方窥视。


 


在这异常紧张的时刻作者还是不忘用一个小小的细节来烘托这种气氛。最后的结果是空枪。女人要求匪首再打一枪,匪首却信守诺言,要与女人成亲。想死不能的女人却要求也打匪首一枪,听凭命运的安排,如果也碰上空枪则甘愿给匪首做妻子。而匪首竟应允了女人的要求,觉得栽在这个女人的手下也不愧。也许是女人被匪首的信义感动,也许是匪首的一番话让她觉醒——有钱人玩女人如玩纸牌,决不会用重金赎你们的——她这个三姨太是没人来赎的。女人是真正被感动,他觉得这个匪首很男人,值得自己依靠一生的,于是她很快作出抉择,放下手中的枪,要匪首从今以后别再当土匪,与她一起过日子。最后,匪首答应了女人的要求,金盆洗手,辞别了众弟兄,带女人下了山。


全篇看似险象环生,实则有惊无险,是一场心理战术。匪首本来爱上女人,但面对的是一女票,又是刚烈强悍的女性,不报多大希望,因此欲按常规撕票,又犹豫不决。最后他的行为终于感动了女票。女票本来也不报生的希望,更不愿与匪首成亲,但最终被匪首的信义感动,而对自己这个三姨太的命运感到悲哀,觉得匪首是个值得爱的人,两颗心终于靠近,化干戈为玉帛,由原来的敌人变为一对有情人。


这篇小小说其实是写了一个爱情故事,是一段传奇的爱情。作者赞扬了人性的美。作者艺术手段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成功地运用悬念,叙述张弛有度,欲扬先抑,尽显情节的魅力。另外运用散文化的语言,优美而有特色,与内容和谐统一,增加了作品的艺术性。


 


附:


女票


孙方友


 


  他灵巧地玩弄着一支枪。


  那支德国造的小左轮如黑色的乌鸦在他的手里“扑棱”了一会儿,然后又被他紧紧地攥住。他下意识地吹了吹枪管儿,乜斜了一下不远处那个被绑的女人,咽了一口唾沫。


  “你一定不想死!”他说,“可是没办法!


  被绑的女人一脸冷漠,静静地望着前面的那个男人。她看到他又卸了枪,那枪被卸得七零八落,似一堆废铁。废铁在阳光下闪烁,显示出能吃人肉的骄傲。他用手“洗”着零件,眨眼间,那堆废铁又变成了一只“黑乌鸦”,在他的手中“扑扑棱棱”展翅欲飞,然后又被牢牢地攥住。


  怎么还没听到枪响?芦苇荡的深处传来了故作惊诧的询问声。


  “头儿,舍不得那娘儿们就放了她嘛!”有人高喊。


  一片嬉闹声。


  他蹙了一下眉头,抬头望天。天空瓦蓝,白云如丝般轻轻地飘过,穹顶就显得无垠而辽阔。阳光在湖水里跳荡,堆银叠翠。芦苇摇曳,晃得人醉。那女人仍在盯着他。他看到女人那乌黑的秀发上沾满了芦花。白皙的脸冷漠无情,丰腴的胸高耸如峰。


  他终于掏出一粒花生米大小的子弹,在口里含了含,对着阳光照了照,然后在掌心中撂了个高又稳稳地接住,:“这回就要看你的命了!


  他说着瞭了一眼那女人——正赶一阵小风掠过,女人的旗袍被轻轻撩起,裸露出细细嫩嫩的大腿。白色的光像是烫了他的双目,他禁不住打了个愣,觉得周身有火蹿出。


  “头儿正在想好事儿哩吧?”那边又传来了淫荡的呼啸声。


  女人看到他那刚毅的嘴角儿被面颊的颤动牵了一下,那张年轻的脸顿时变形。他终于举起了那支枪。那支枪的弹槽像个小圆滚儿,如蜂巢,能装十多粒子弹,弹槽滚儿可以倒转,往前需要扣动扳机。她看到他把那颗子弹装进了弹槽,“哗哗”地倒转了几圈儿,然后对她说,“这要看你的命了”!


  “这里面只有一颗子弹,如果你命大,赶上了空枪,我就娶你为妻。”他又说。


  她望着他,目光里透出轻蔑。


  “你知道,土匪是不绑女票的,女票不顶钱。有钱人玩女人如玩纸牌,决不会用重金赎你们的。”他说着举起了枪,突然又放了下去,接着说:“让你死个明白,我们绑你丈夫,没想弟兄们错绑了你。我们不是花匪,留不得女人扰人心。不过,若是我要娶你为妻,没人敢动的。但我又不想娶你这个有钱人的三姨太,所以这一切要由天定了!”说完,他又旋转了几下弹槽滚儿,才缓缓地举起了枪。


  女人悠然地闭了双目。


  那时刻湖心的岛坡上很静,一只水鸟落在女人脚下,摇头晃脑地抖羽毛。芦苇丛里藏满了饥饿的眼睛,正朝这方窥视。


  他一咬牙,扣动了扳机。


  是空枪!


  “求你再打一枪!”她望着他说。


  他摇了摇头,走过去说:“我说过了,只打一枪。你赶上了空枪,说明你命大,也说明咱俩有缘分。”


  她冷笑了一声,:“你想得很美呀!


  “你想怎么样?”他奇怪地问。


  “我想死死不了,也想认命。”她望了他一眼,松动了一下臂膀,拢了拢乱发回答。


  “怎么个认法?


  “我也打你一枪!


  他怔了,不相信地望着她,好一时,突然仰天大笑,:“够味儿,真他妈够味儿!怪不得陈佑衡那老儿喜欢你!我今日算是等到了对手,就是栽了也值得!”他说完便把枪撂给了她,然后又掏出了一粒“花生米”。


  她接过那粒子弹,装进了弹槽儿,然后,熟练地把弹槽滚儿旋转了几圈儿,对着他走了过去。


  她举起了枪,姿态优美。


  他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大哥,听说这女人可是枪法如神呀!”苇丛中的人齐声喊——声音里充满了担心和惊悸。


  她笑了笑,又转了一回弹槽滚儿,对他说:“如果是空枪,俺就依你!”说完,重新举起了小左轮。她的手有点儿抖,瞄了许久,突然,颓丧地放下了枪,好一时才说:“俺不认命了,只求你从今以后别再当匪,好生与俺过日子!


  他愕然,呆呆地望着她,像是在编织着一个梦幻。


  “你命不好,我愿意跟你去受罪。”她不知为什么眼里就闪出了泪花儿。


  他疑惑地走过去,接过那枪一看,惊呆如痴。


  “俺转了两次,可那子弹仍是对着枪管的!”她哭着说,“那时候,俺真想打死你,可一想你命这般苦,就有点儿可怜你了。你不知道,俺也是个苦命的人啊!


  他愤怒地扣动了扳机,枪声划破了寂静,苇湖内一片轰响。


  他颓丧地垂了手枪,对她说:“好,我听你的,带你去过穷日子!


  四周一片骚动,无数条汉子从芦苇中跑出来,跪在了他的面前,齐声呼叫:“头儿,您不能走呀!


  “今日能得鲍娘,也是我马方的造化!”他平静地说,“弟兄们,忘了我吧!


  有人带头掏钱,他和她的面前一片辉煌。他望着那片辉煌,跪下去作了个圆揖,哽咽道:“弟兄们的恩德我永世不忘,但这钱都是你们用命换来的,我马方一文不带!”说完,他掏出那把左轮,恭敬地放在了地上。她走过去架起他,然后拾起那把左轮,:“你当过匪首,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带上它也好做个防身!


  他哭了。


  二人下了山。

孙方友小小说《晴晴》赏析

孙方友的小小说《晴晴》反映了当今比较流行的一种社会现象——包二奶。流行的东西不一定都是好的东西,正像流行的瘟疫一样,包二奶的现象其实是封建遗毒的死灰复燃,是封建社会一夫多妻制的一个变种。究其根源是人的贪欲,人的低级趣味的肆意膨胀。政治经济学在论述货币的各种职能的时候恰恰遗漏了它的一个很重要的职能,那就是货币(或者说金钱)对人的灵魂的侵蚀,当然还有给社会带来的不安定的因素。社会上有一句流行语道出了金钱的腐蚀作用: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其实在金钱的面前,有好多的男人女人都会变坏。金钱直接腐蚀人的灵魂。


《晴晴》这篇小小说里面的一个叫花猫猫的女人,为了满足自己对金钱的欲望,甘愿给一个丑陋的有钱男人当二奶。等她生下孩子后,那个喜新厌旧的男人却抛弃了她。花猫猫虽然伤心痛苦,但她更多表现出的是麻木不仁。她要把自己的孩子卖掉,离开这个地方。作为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毫无感情可言,她的眼里只有钱。这种人纯粹是为钱活着,是金钱的奴隶,在金钱的刺激下可以泯灭一切人性。


这是文学作品中的一个典型,通过这个人物形象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对灵魂进行一次拷问,在金钱的面前你会怎样表现?是要丧失还是要保存自己的人性?小说中的小保姆晴晴的身上却闪耀着人性的光辉,善良的晴晴不愿让花猫猫把孩子卖掉,但也没有办法去阻止,最后花猫猫降价处理孩子的时候晴晴让自己的母亲把孩子买回家。通过两个人物的对比与映衬,更加彰显了人性的善与恶,美与丑。


这篇小小说的深度在于并没有仅仅停留在反映社会的丑恶这个层面上,而是从人性的角度从事物的本质方面来揭示这一社会现象。是对美好人性的呼唤,催人警醒,发人深思。


附:


晴晴


孙方友


晴晴是经人介绍来这里当保姆的,主人叫花猫猫,是个生得十分妖艳的年轻女子。花猫猫就一个人,有时候男人回来了,就变成了两个人。花猫猫的男人是个大款,个子不高,却胖,长横了一般。晴晴一看到他就想发笑,仿佛现在有钱人都是这个样子。这种男人给人某种心狠手辣的感觉,手腕儿很硬,所以能发财,只是样子太丑,像个皮球,花猫猫那么好看,真算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这里是城市中的一个小区,很大,花猫猫住的是三室一厅,听说要三十几万才能买得到。花猫猫像是没什么工作,整天就是睡觉、看电视、听歌曲、化妆、卸妆、等男人。晴晴的任务是买菜、做饭、擦地板、洗衣服。晴晴不知道花猫猫姓什么,只知道那个男人回来就喊她花猫猫。花猫猫让晴晴喊她姐,并安排不该问的甭问,不该说的甭说,只管干活拿工钱,姐不会亏待你。


  慢慢地,晴晴就破译了心中的一个个“疑团”,看出了这个花猫猫实际上只是那个丑男人包养的二奶。并听说这花猫猫曾在丑男人的公司当秘书,当着当着就当出了“问题”,出了问题之后就住在了这里。


  花猫猫虽然有钱,但每天吃饭并不复杂,她尤其爱喝玉米粥,爱吃杂面馍和杂面条什么的。从花猫猫的饮食习惯上,晴晴断定出这花猫猫肯定也是农家出身。晴晴把这些家常饭做得很好吃,所以花猫猫就慢慢对晴晴产生了信任。有时候,那个丑男人突然回来了,晴晴就要做三个人的饭。她把饭端到饭桌上,就自觉地躲进了自己房内,把门关上。晴晴不想和他们坐在一起吃饭,因为她还很传统,认为他们都是有钱的“贱人”,晴晴从心里瞧不起他们。


  后来,花猫猫就怀了孕,再后来,就生下了一个男孩儿。花猫猫生了孩子之后那个丑男人回来的次数就少了。那些天里,花猫猫几乎天天给那个男人打电话,打通了就又吵又闹几乎到了不可开交的地步,到了晚上,就有人给花猫猫送来一沓儿钱。花猫猫接到钱就摔在地上,发疯了一阵后就趴在床上哭。晴晴边劝花猫猫边把散落的钱一张张拣起来。晴晴很可怜花猫猫,因为她已从花猫猫打电话的话语中分析出,那个丑男人又有了新欢,而且他还不在乎“儿子”,因为他已有了好几个“私生子”了。花猫猫已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要挟他,所以她只有伤心而无奈地哭。


  花猫猫的儿子叫周周。周周仿他娘,长得很可爱,自从有了周周之后,晴晴就多了一份儿照护小孩儿的工作。周周当然不知道他的父母正在发生矛盾,只用陌生的眼睛望着这个世界,很甜地与晴晴笑,笑声使这个寂寞的三室一厅中充满了生机。


  有一天,花猫猫突然不哭了,突然要晴晴出去打听谁家买男孩儿,她说她要把孩子卖掉,然后再卖房。她说她要离开这个城市,去一个遥远的地方。


  晴晴很惊讶地望着花猫猫,双手禁不住把周周搂紧了。她嗫嚅地问:“为什么要卖孩子?为什么要卖孩子?”花猫猫拧笑了一声,:“我不会带着那龟孙的种让我心烦的!


  晴晴想不出任何办法能够挽回残局,只好帮花猫猫将周周卖了,晴晴打听了好多人,都说不要。万般无奈,花猫猫只好将孩子降价处理。一看价格便宜了,晴晴便找到一个老乡将周周抱了去,卖给了一个老太。


  那老太不是别人,正是晴晴的母亲,是晴晴特地打电话让她从乡下赶来接周周的。

魏永贵小小说《空地的鲜花》赏析

魏永贵的小小说《空地的鲜花》是爱情题材的,但比一般的爱情小说更有深意。小说由一个情节单元构成,一个失恋的男人,似乎心灰意冷,成天在女友的楼前一堆费水泥管上痴痴呆呆坐着,让人们觉得他很不正常。后来他的行为表现的更不正常,从秋到冬,他不辞劳苦将这一堆费水泥管一根一根搬走,种上了一种叫作“勿忘我”的花,第二年的春天,人们突然看到了盛开的鲜花,鲜花组成了四个字“我爱王兰”——王兰就是女友的名字。


这篇小小说感人的地方就是男人这种爱的表达方式。他对女友的爱是海枯石烂,始终不渝。不管对方是不是爱自己,也不管自己的爱是否有结果,但他要充分行使爱的权利,而且要把心中的爱外化,表现在行动上,用物质的形式表现出来。以此来表达爱的真挚。这样的爱近乎痴情,但没有人怀疑他的真实和纯粹,这是真正的爱。现实生活中所谓的爱情,常常是充满了功利性,甚至是庸俗的肮脏的物质欲望,是爱情的混合物或者伪劣品,真正纯粹的爱情是很难找到的。因此我们要歌颂爱情,追求爱情。


通过这篇小小说我们可以领悟到爱的更深的内涵。那就是爱的力量,爱的能量。失恋的男人并没有失意甚至沉沦,也没有绝望报复等极端行为,也就是说他的爱的能量并没有转化成恨或者恶,也没有疯狂也没有去死。他的爱是向着善的方向转化,他给堆满废物的空地种上鲜花,让他的爱情在这里生长开花,甚至结果。这种爱显然已超越爱情的范围,似乎阐述着“爱就是善”的命题。让爱像鲜花一样布满空地。这样的爱才是真挚感人的,如果人人都有这样爱的情怀,世界才真正变成美好的人间。


附:


 


空地的鲜花


魏永贵


那个人有毛病。楼上的人都这么说。那个人自从和三楼的王兰分手后,就接连不断地出现在楼的周围。


他先是出现在楼前的一堆废水泥管上,一坐几个小时。就那么若有所思地坐着。楼上的人知道,以前和王兰约会的时候,不敢上楼见王兰母亲的他总是偷偷在这堆废水泥管上等王兰,而且是天黑的时候。后来他又出现在旁边的一座楼房的楼顶上,坐在楼顶的边缘,随时要掉下来的样子。楼上也有人知道,那个楼顶是他和王兰约会时经常要去的地方。另外在恋爱的时候还能居高临下知道王兰家人的动向,偶尔乘王兰父母不在家的时候,溜进去一趟。


整个夏天和秋天,他就这样反复出现在这两个地方,不管刮风下雨,烈日暴晒。


楼上的人们不知道他和王兰是怎么认识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王家父母特别是王兰母亲对他们的恋爱坚决反对。现在楼上的人完全理解了王兰的母亲:看那人痴痴傻傻的样子,怎么可以和伶俐的王兰处对象。


楼上的人一开始有些担心那人弄出什么乱子来,时间一长就放心了。那人除了痴痴傻傻地坐在那里外没有任何举动。后来天渐渐凉了,风搅得落叶和废纸在楼前飞舞。


有一天楼上的人忽然发现那人在楼前弯腰把那堆废水泥管子一根根往外扛。至于扛到什么地方为什么扛走,人们不得而知。那堆废水泥管是以前留下来的,打人们住进这个楼它们就在这里,碍手碍脚十分不便,时间一长大家也就习惯了。


那人整整扛了两天。大概那水泥管要放在一个很远的地方,每一个来回,他都要费一个来小时。那每根水泥管肯定不轻。人们都看见,当他把一根水泥管扛上肩膀之前,总要立在那里好久,像在琢磨什么似的。然后弯腰把水泥管的一头慢慢抬起来,斜支在地上。随后,他把自己的右肩搁在水泥管的中间部位,叉开双腿,慢慢把水泥管触地的一头抬起来,让整根水泥管稳稳地卧在他的肩膀上,这才一步一步往前走。


楼上的人不理解了。几个月来他经常在这堆水泥管上静坐,搬走以后他再坐哪儿?而最关键的问题是,他为什么要把它们搬走呢?


搬走那堆废水泥管,楼前一下变得豁然开朗起来。楼上的人突然对那人有了一点感激。为什么以前大家就没有想到要把这堆废弃的水泥管弄走呢?


后来就纷纷扬扬飘雪花了。透过雪花,人们又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他几乎匍匐在楼前那片因搬走水泥管而变得平整的空地上,用一件什么工具在忙碌着。楼上的人家或在劈里啪啦搓麻将或在热气腾腾的火锅前劝酒,对着楼前那个渐渐模糊的身影说说笑笑。


那个人真是有毛病。楼上的人不得不这样说。


后来雪越下越大了。后来那个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


来年春天的时候,楼前那片空地渐渐绿了。一个夜雨后的早晨有谁忽然喊:花!


楼上的人仔细看去,空地上真的长起了一片片的花。粉粉的艳艳的亮人的眼。


楼层稍高的人家有了新的发现:那花组成了几个巨大的字:兰王爱我。有人立即纠正:从右往左,应该念“我爱王兰”。懂花的人说这花叫“勿忘我”。


于是楼上经常有半大的孩子一起攒足了劲儿吆喝:我爱王兰,我爱王兰……


有一个人在玻璃后面泪眼婆娑。

厉周吉小小说《花语》赏析

厉周吉的《花语》是一篇很有深度的讽刺小小说。作家以辛辣犀利的笔调再次刻画出了官场的腐败。目前写这类反腐题材的作品很多,尽管贪官们的丑态花样百出,但作家的笔触也是无处不到,可谓“前人之述备矣”,要写出新意实在很难,但这篇小小说依然写出了新意。


这篇小小说的新意在于选择了“花语”这个角度。花本无言,“花语”是人们对花的理解和感悟,然后赋予花的某种意义,里面也包含着是人们对人生对世界的理解和感悟。也就是说,花语是花的一种象征意义。这篇小小说正是抓住这种象征意义,来诠释生活中一些更深刻的道理。


张局长手下的办公室主任小李为了得到领导提拔,真正是费尽心机而又不择手段。他熟悉张局长的老婆,情人和秘书的生日,张局长的老婆过生日时他派人送去白玫瑰,因为白玫瑰代表纯洁爱情。张局长获得了妻子的欢心。张局长幽会情人时,他又派人送去一束蓝色妖姬,它的花语是“心灵的交汇让我们有诉不尽的浪漫情怀”。张局长的秘书过生日时他又派人送去一束晚香玉,它的花语是危险的快乐。“危险的快乐”其实正是对贪官生涯的深刻揭示。贪官们为了满足自己的贪欲不断地铤而走险,虽然花天酒地,金钱美女不断,但同时如履薄冰如坐针毡,岂不是危险的快乐?


张局长一次次接受办公室主任派人送去的花,他的把柄也一次次落到下属的手中,直到最后受制于人,玩得也不过是一种叫做“危险的快乐”的游戏。这就是这篇小小说辛辣的讽刺性。


花语乃警世之语,醒世之语,喻世之语。


 


 


 


附:


花语


厉周吉


     这晚,张局长回家时,忽然发现楼梯拐角处站着一位手拿鲜花的漂亮女子,张局长刚准备说什么,那位女子温柔地说:先生,您好,有人让我把这束花送给您!张局长心跳加快了许多,颤抖着双手接过来,看了看说:是白玫瑰吧!我不太喜欢,再说,我现在回家,拿着它也没用啊!那位女子莞尔一笑:白玫瑰代表纯洁爱情,或者说,它的花语是我们的爱情是纯洁的,既然您回家,把它送给您太太,不是再合适不过吗?张局长刚打开家门,妻子就热烈地扑上来:多少年了,你从来记不住我的生日,今年怎么想到给我买一束如此美丽的花?  局长嘿嘿地笑了……


这花到底是谁送的呢?张局长猜了好长时间也没猜出来。


又一晚,张局长趁着月色驱车来到郊外的别墅。他刚从车里走下来,就有一位女子急匆匆地跑到了他面前,张局长刚准备询问她想干什么,猛然看见了她手里的鲜花。那位女子说:先生,您好!有人让我把这束花送给您!


张局长看了看,摇了摇头说:这花灰不溜秋的,实在不怎么好看。那位女子笑着说:也许是外面光线太暗的缘故吧!这是一束蓝色妖姬,它的花语是心灵的交汇让我们有诉不尽的浪漫情怀


张局长不禁点了点头。


当她打开别墅的门时,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子立即扑了上来,她把花抢在手里,激动得又蹦又跳:你不是搞地下工作的吧?我还没和你说我什么时间生日啊!
张局长说:你的生日我能不知道?


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历,这次张局长没怎么考虑这花到底是谁送的,不过,他倒是对花语留意起来了。


许多天后,张局长以前的秘书打电话联系他,张局长这才想起已经好长时间没和她见过面了。张局长改换行头,悄悄来到秘书的楼下,刚准备上楼,就有一位女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虽然光线很暗,张局长还是看到了她手里的鲜花,张局长想:难道这花又是送给我的?当然,张局长想对了。


张局长拿着花,看了又看,这是一束玉白色的花,花茎细长,线条柔和,还有非常浓郁的香气。以前他从未见过这种花,于是就问那位女子这是什么花,那位女子说这是一束晚香玉。它的花语是什么呢?


想不到您还研究花语!我刚到花店工作,对花语还不太熟悉。说完,那位女子就有些羞涩地急忙转身走了。


张局长刚按响门铃,门就开了,秘书黏上来说:你能够来,我就心满意足了,还送什么生日礼物?张局长不禁想:怎么这么巧,每束花都代表着一个女子的生日。秘书把花插在瓶子里,一股浓郁的香气立即充满了整个房间。也许是香气太浓的缘故吧,那晚,张局长一次次感到呼吸困难。很快,他就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半年后,局里要选拔一名干部到外地当分局局长,所有有希望没希望的人纷纷努力着。唯独办公室主任小李始终按兵不动。


这天,张局长到小李办公室办事,猛然看到一本花语词典扣在桌子上,张局长拿起来看了看:你一个主任,不好好钻研业务,竟研究起花语来了,你这不是玩物丧志吗?小李面红耳赤,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用说,张局长把他一顿好训。


最后张局长说:你也别怪我批评你,局里有重用你的打算,可是你不懂的东西太多了,我这是恨铁不成钢啊!
小李唯唯诺诺地说:我研究花语也是为了您啊!不知前些日子我让人送给您的几束花您还满意吗?


张局长大惊失色,半响才说:你!你!你这是在威胁我!
小李颤抖着说:我怎么敢有这样的想法呢!我是在提醒你啊?你知道晚香玉的花语是什么吗?


我哪里知道!


它的花语是危险的快乐!’”
…………”张局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很快,小李被派到分局当局长。